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儿童溺水,何时不再是暑期之痛?   

2017-07-30 15:5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7年07月30日 02版)
本报记者 吴雪君
“儿啊,回来啊。”7月10日下午,海南万宁市8名未成年人在该市乌场海域玩耍,其中4人下海游泳发生意外,3人不幸溺水身亡,1人被救起。3个鲜活的生命戛然而止。出事后,其中一溺亡者小杰的母亲哭成泪人,悲伤过度几度昏迷。
“每当学生放假,教育部门都会很紧张。暑假前后,频频下发学生防溺水的紧急通知,然而,通知年年发,溺水年年有,让人悲痛不已。”海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江红义叹息道。
事实上,溺水事故一直是危害中小学生安全的“头号杀手”。数据显示,目前,在中国儿童死亡中意外死亡占总数的31.3%,这个数字还以每年7%到10%的速度在增加。其中,14岁以下儿童意外死亡原因中,溺水事故占57%,平均每天至少有40人溺亡,一年约14600名儿童死于溺水。每到夏季,都是学生溺亡时间的高发期。
面对这一频发事件,地方省份公安消防部门也多次发出警告,教育部办公厅也发布《关于预防学生溺水事故切实做好学生安全工作的通知》等相关文件,然而,文件与警告的背后,为什么学生溺水事件还是无法避免?是学校监管不力?家长监护不严?沟河安全监管不到位?
不到两个月10人溺亡
7月20日,海南海口的桂林洋大学城演村旁的水池内有一名7岁男孩溺水,消防官兵打捞上岸时,由于溺水时间较长,男孩已无生命迹象。
7月3日,海南万宁后安镇11岁男孩阿东和一位伙伴到家附近的七星水库玩耍,阿东不慎滑入水中,溺水身亡。
6月18日下午,在白沙黎族自治县荣邦乡岭尾村,8个女孩到山塘边玩耍,一人意外落水,同行的两人欲施救,没想到再酿悲剧,3人同时溺亡。
……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6月1日到7月25日,仅海南地区两个月间已有10名学生溺水身亡,其中15岁以下9人。
据了解,海南省小学生从7月1日、中学生从7月8日起放假。海南省教育厅6月29日下发紧急通知,督促各地各校做好暑期防溺水工作,保障中小学生生命安全,并进行了专项部署,要求各地各校认真落实溺水防范工作,指导家长做好暑假期间学生安全教育。
“印发《告家长书》,向家长发短信提醒等,该做的工作都做了,但学生溺水事故还是未能杜绝。每年溺水而亡的中小学生数高居全省在校生非正常死亡人数榜首,溺水已是造成中小学生非正常死亡的头号杀手。”海南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为防范学生溺水,他们还请人制作了动漫广告在当地电视台黄金时段连续播发,并让学校向家长经常发送提醒短信。针对留守儿童,他们要求基层学校老师上门家访,一定要与家长面对面沟通。
“每年到这个时候,我们都很紧张,早早就与相关部门联系加强监管,可溺水事故还是防不胜防。”该负责人无奈地表示。
事故主要发生在农村
减少儿童暑期溺水风险的关键环节,除了儿童自身,还在于学校、家长和设施,只有环环责任到位,才能减少悲剧发生。可在现实中,这些环节往往“掉链子”。
“缺乏安全意识,许多监护人没尽到监护责任。”江红义曾参与一项关于校园安全与青少年权益维护的项目调研,他发现,儿童溺亡事件主要发生在农村,农村的现状是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老人、小孩子留守。老人大多缺乏安全意识,无力顾及。有些甚至父母在身边的,同样也缺乏安全意识,监管不到位。
“这些溺水死亡事故大多发生在脱离家长监护和学校、老师管理的时段,三分之一发生在双休日、节假日,三分之二发生在放学后等时段。很多溺水学生的家长因为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孩子的去向。”江红义说。
7月3日,在海南省万宁市后安镇溺水事件中溺亡一男孩名叫小光,他不仅是留守儿童,而且还来自单亲家庭。父母离婚后,长时间留小光在姑姑家生活。
“为了生存,我们也是没办法。”在工地打工的陈先生告诉记者,为养家糊口,自己和爱人长年在外打工,每年一到假期,9岁的儿子就被送到乡下爷爷家。在乡下,爷爷奶奶主要是给孩子做做饭,至于其他的老人们无法顾及。
江红义表示,留守子女溺亡事故所占比率较高,很多时候是由于孩子没人监管,另外,相比城市的孩子各种各样的培训,丰富多彩的假期生活,他们多生活单调,玩水塘成了暑期生活的一部分。即使年迈力衰的老人寸步不离孩子,也难盯住孩子戏水。
多数溺水隐患点存监管盲区
除此之外,以海南为例,记者连日走访发现,一些存在溺水隐患的河道、水库和池塘等多存在安全监管方面的缺失。
7月20日,海口的桂林洋大学城演村旁的水池内有一名7岁男孩溺水身亡。
7月27日下午,在一村民的引领下,记者回访事故现场。虽然已过去一周,事发现场,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连当时救人的棍子还掉在水边,更没有见到事故发生后,应该有的安全警示牌。
“我们以前也在这个水塘抓过鱼,没发现水这么深,可能是台风过后水位突然上升了,水性不好的大人下去都可能出事,更别说一个7岁的孩子了。”该村民痛惜地说。
随后,记者实地回访近期发生的几起溺水事件还发现,孩子们的溺水地点主要集中在村子附近的河道、水利沟、水库和池塘,而这些地方或无人监管,或处于监管盲区。
在海南定安龙州河沿岸,记者就看到曾发生过溺水事件的河岸,同样没有任何警示标志。
村民陈大勇说,该村附近河段早年原本河床比较平坦,河水也不深,村民平常都可以直接走路蹚水过河,但后来由于多年的非法采砂,导致河床深浅难测,最深的地方有三四米,且形成了一些暗流和漩涡。该河段也成了事故易发的凶险河段。
“农村的基础设施差,孩子们只能在一些无人管理的小水塘、水库游泳、嬉水,危险系数大大增加。针对这样的现状,当地有关部门应该加强对危险水域的排查和监管,可很多时候,相关部门对这块工作却不够重视,甚至视而不见。”江红义认为,海南乡镇水网发达,河流众多,希望相关部门每年应该制作警示牌,分发给村里设置在危险水域。
加强对农村地区公共服务供给
“儿童暑期溺水难题并非无解,关键是能否在各个相关环节进行改善。”业内人士认为,预防溺水事故是一个社会综合问题,需要家长、学校、政府部门、社会力量的共同参与。
“‘过桥先后不要争,水库深潭莫靠近,游泳冲凉浅水边,自古水火都无情。’虽然诸多这样朗朗上口的安全教育口诀每年暑假前都会在不少学校诵读,但是否真正让孩子‘入脑入心’还有待验证。”江红义认为,有针对性地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仍至关重要,虽然每年暑假前,各个学校都会用广播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但一般都是念一些相关文件,至于学生到底听没听不好说。安全教育应该融入日常教学,耳濡目染地让学生认识安全的重要,而不是作为放假之前的“例行公事”。
在他看来,溺水事件多发生在乡村留守儿童的身上,这些出事孩子的父母基本上都在外打工,仅由祖父母照看。
“基于这点,有关部门是不是可以考虑结合正在推进的新农村建设项目,在一些水塘的基础上建设一批简易游泳池,有深浅区、有标识、有人管,这样农村中小学生有了安全的游泳场所,一定程度减少了他们去溺水隐患的水域,避免事故发生。”
与此同时,江红义表示,政府公共服务供给不足也是农村儿童溺亡事件频发的重要方面。比如农村地区几乎没有配套完善的游泳设施。“相对城市里的孩子能够享受到数量较充足、质量好的公共服务资源,农村学生尤其是留守儿童的暑期生活太过单调,怎样填补留守儿童假期的生活空白是有关部门应该思考的。”江红义说。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