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为贫困地区儿童点亮未来  

2017-06-04 10:0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70604 01版)

本报记者 杨召奎 杨学义   吴丽蓉

编者按

在我国贫困地区,不少儿童或因家庭变故,或因遭遇困难,学习和生活承受着压力,但他们同样有追逐梦想的权利。他们的梦想看似很小,但如果一个接一个去实现这些小小的梦想,他们最终将推开通向新世界的大门。

儿童节前夕,《工人日报》记者深入贫困地区,记录下他们面临的困境,也记录下扶贫给这些孩子带来的改变,让他们有了更多放飞梦想的机会。

每一个花朵,都应当有绽放的机会。让更多孩子摆脱贫困,让他们的成人之路不再坎坷,为他们点亮更加璀璨的未来,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海南省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

13 封小莹

我不是“黑户”了

“我终于有了户口,能参加中考了,我梦想能考进海口的高中。”5月底,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乌石农场13岁的初二女孩封小莹给自己定下学习目标,对未来有了更美好的憧憬。

而在去年儿童节,她梦想还是“有个身份,有个户口。” 封小莹的伯父告诉记者,她的父亲外出打工,母亲怀着她时嫁到这个村,所以她和现在的“父亲”并无血缘关系。封小莹5岁时,生母离家出走,留下她与贫困的继父相依为命。

无法联系到生母,《出生证明》找不到,与继父没有血缘关系……种种原因让封小莹上不了户口成了“黑户”。虽然政府工作人员也给继父出了不少主意,但为了不让封小莹知道真相,便一直没用“领养证明”这个办法。

去年,琼中对贫困儿童发放生活补贴,初中县内寄宿每年每生4150元,县外或县内走读每生每年2900元。“如果小莹领了生活补贴,日子会好过些。但没有户口,办不了校园一卡通,无法领取贫困生助学补助。而且,她很快就读初三了,能不能参加中考都不确定。”封小莹的伯父说。

“去年75日,在‘圆梦女孩’活动中她说想要个‘身份’,这引起了我们的重视,立刻展开调查。”琼中县计划生育协会秘书长姚传清说,当时他们制定了两个方案,一是找到其亲生母亲,拿到《出生证明》,走正常入户手续;二是到其生母原籍开具封小莹未在那里落户的证明,出具小莹的领养证明,办理领养手续。

封小莹的继父接受第一种方案。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继父终于找到了封小莹生母的娘家,通过重重关系联系到其生母。生母出走时一并带走了《出生证明》,她并没想到这会让孩子成了“黑户”。后来,琼中计生、民政、公安等部门一路绿灯为封小莹办理手续。现在,看着户口本上自己的名字,封小莹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能参加中考了。

黑龙江省拜泉县 10 赵一竹

只点了一次头的年级前十名

记者在赵一竹的家中等待半小时后,爷爷领着她进来了。一进门,她就畏惧地将头埋在爷爷身后,双手始终抱住爷爷的手臂。当记者跟她打招呼时,她保持沉默,拿出给她买的零食时,她也无动于衷……

2011年,3岁的赵一竹因一次意外失去父母,从此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对自己的父母没有任何印象。家里客厅的梳妆台前,摆放着她3岁时的照片,一身洁白的公主裙,和一脸灿烂的笑容。爷爷说,赵一竹懂事后,看到别的小朋友跟爸爸妈妈在一起,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赵一竹的爷爷、奶奶身体不好,要靠药物控制病情,没有劳动能力,每年靠入股村里合作社的土地获得1万元分红,这就是老两口全部收入。赵一竹享受着民政部门发放的孤儿基本生活费补助,去年有7700多元。这个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的女孩,学习成绩突出,每次考试都能进年级前十名。

“这孩子从小父母就没了,特别自卑。”爷爷说完这句话,就拉住她的手,坐到了记者对面的单人床上。她的脸终于露了出来,长刘海下的一双大眼睛,格外动人,却含着泪。记者拿出手机,给她看天安门、八达岭长城的图片,她双眼盯着,眼泪却一直往下掉。记者开始问她问题,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叔叔问你问题,如果想回答‘是’,就点头,好不好?”

“你将来的梦想是什么?跳舞、演员、科学家……”记者绞尽脑汁,想出了十多种小孩子常说的“梦想”,盯着客厅中的大白熊、兔耳朵发卡,推测着她的梦想,却没有一个换来她的点头。“做一个快乐的普通人?”她终于点了点头。

青海省门源回族自治县

14 樊世永

有了补助后,他还需要陪伴

初遇樊世永,是在雪天之后的大晴天,上金巴台村村民们纷纷忙着去放牛或种地,村里的道路上空空如也。只有他,将一根一米多长的白管子扛在肩上,尾随记者走了很远。我回头,他便停下注视着。“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他没有回答,还是沉默地看着。

第二次遇到他,是跟着村第一书记肖全良走访一户贫困家庭后,在路口看到他。肖全良问他:“你爸爸呢?”他将手臂藏到身后,诺诺地说:“出去了。”然后继续盯着记者看。

“你是陌生人,他没见过,所以老看你。”肖全良告诉记者,“这孩子叫樊世永,是二级智力障碍,平常没人跟他玩。他家也是贫困户,压力挺大。他需要有人照看,妈妈就陪着,这样就绑住一个劳动力,所有事情全靠爸爸,对脱贫不利。”

记者从樊世永的姐姐小霞口中得知,他家的主要劳动力就是父母,“我在青海大学上学,更照顾不了弟弟,也干不上什么活儿,压力都在爸爸妈妈身上。”

为了帮樊世永家脱贫,去年,上金巴台村召开11轮村民大会,最终确定了包括他家在内的17户精准扶贫户,享受政策优惠。此外,民政部门每年还为樊世永拨付2400元的残疾人补助,其中生活补助和护理补助各1200元。

“有资金帮扶是第一步,其实这孩子还需要陪伴。”肖全良说,“你看他总往人多的地方挤,喜欢跟着别人走,都说明这孩子内心孤独。”上金巴台村与樊世永同龄的孩子都在县里的寄宿小学读书,村子里只有他一个小孩。

“送他去过县里的特殊学校,但是,他不适应环境,见不到家人没安全感,一直烦躁哭闹,又接了回来。”小霞无奈地告诉记者,“我们最大的希望是他能够学会照顾自己,其实他学习能力不错,交流也没太大问题,希望我弟弟能够多体会到一些快乐,未来的日子多些笑容。”

宁夏回族自治区彭阳县

11 杨聪

“我想当医生,治好亲人的病”

“等夏天考完试我想跟爷爷和姐姐去茹河瀑布,姐姐说那里有荷花,还有鱼。”坐在家门口的板凳上,杨聪喜滋滋地告诉记者她的小计划。杨聪是白阳镇白岔村完全小学四年级的学生,茹河瀑布,是彭阳县城阳乡杨坪村的一个景点。

他们可以先搭班车到县城,再走着去,但是太爷年纪大了,奶奶腿脚不好,去不了。太爷、爷爷、奶奶、姐姐和她,杨聪家里总共5个人。“她爸8年多没回来了,那时候她还只有这么一点大。”奶奶李玉珍用手比划了一下。她患有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天一阴就疼痛难忍,胳膊、腿都变了形,样子看着比64岁的实际年龄苍老许多。

杨聪的父母8年前去了内蒙古一家煤矿打工,后来父亲再无音讯,母亲改嫁,再没回来过。如今太爷86岁了,姐姐在县城上初二,爷爷在家种了2亩玉米和半亩土豆。“种不动了,我有脑动脉硬化,发病了会晕倒。我俩天天吃药,一天三顿。”爷爷杨志文叹了口气说,家里就靠低保金和养老保险金维持生活。此外,杨聪和姐姐杨艳分别受到了来自内蒙古和北京的两位爱心人士资助,每年各受助1000多元。

白岔村完小总共有14名学生,杨聪是唯一的留守儿童。“她是学校里最好的娃儿,学习灵得很。”学校的老师杨元春说,“要是有条件好好培养,以后肯定有前途。”学校有一个留守儿童心理咨询室,由杨聪的班主任朱晓霞负责,她有时会找杨聪谈谈心。“也许她心里也会想父母吧,但是她从来不说出来。”

杨聪对自己的父母没有任何印象了,最亲的人是患病的爷爷奶奶。她告诉记者,从二年级时开始,她就想当一名医生。“如果亲人生病了,就可以把他们治好。”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