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拥挤的“陪读村”  

2017-04-11 14:08: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报记者 卢翔 本报通讯员 刘程辉

  开学一月有余,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旁的永溪村热闹非常,数千名农民工及其家属居住在这里,他们大多来自江西省各地农村。到城里读书成了改变孩子乃至家庭命运的法宝。

  春雨刚过,湿滑的路面上,来往的行人步伐匆匆。临近午时,家长们或牵着孩子或骑着自行车载孩子回家吃饭,4米多宽的小路一时显得格外拥挤。

  陪读——为孩子谋条出路

  “学校近得很!过马路走三四百米就到了。”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声,45岁的吴萍骑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带着孩子回到了家。“虽然近,洪都大道车多,小孩过马路我不放心,还得去接。”吴萍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大儿子一年前本科毕业去了沿海打工,小儿子则在附近的阳明学校读初中。五年前她和丈夫带着孩子从上饶广丰来到南昌打工,丈夫现在做挖掘机配件生意。

  “有好学校,大家挤着上。”吴萍说。与永溪村一路之隔的阳明学校原为厂办子弟学校,农民工子女入学比例达到了50%以上,实行九年一贯制,是南昌市能够接收农民工子女就读的学校之一,曾被当地人称作最牛打工子弟学校,“这里硬件设施好,附近租房价格不高,旁边还有劳务市场。”吴萍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在老家广丰的乡亲们听说这里的上学条件好,很多人都抱团前来永溪村,有些家族里多达四五个孩子都在阳明学校上学。

  吴萍一家人在南昌的生活开支主要依靠丈夫,她负责照顾孩子,没有稳定的工作。一家人住在一室一厅一卫的房间里,通往屋内的过道停满了自行车和电动车。孩子单独住一间屋子,她和丈夫则在客厅凑合,卫生间紧邻着厨房,墙上布满了霉斑,地面上散落着掉下的石灰。这间房每月要花去750元房租,“原来房东开价800元!后来我给他介绍了一笔小生意,便宜了50元钱,一年省下不少!”吴萍说。

  “我们苦点累点不要紧,就是为了孩子能上好学,谋条出路。”她坦言,孩子长大后是不可能去种地的,但外出务工的行情也不如以前,“只有读书,孩子才有出息。”

  务工——大多缺手艺 只能当苦力

  “工活挤满了每天的时间,但为了家人值得。”30岁出头的小郑来自上饶广丰吴村,他的手臂上有一道伤疤,是在建筑工地做活时留下的。几年前经亲戚介绍他来到南昌务工,和妻子育有一个四岁的儿子,再过几年,孩子就要上学了,小郑打算这些年多赚些钱,以便在孩子上学后,给他报一些补习班,“城里的孩子都这样,我们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小郑说,为了陪读来到大城市的乡亲有很多,“大家没什么手艺,只能干苦力活。”每天几乎都会有工友聚集在永溪村附近的劳务市场等待雇主,他们穿着破旧的迷彩服,带着锤头和铁锹,头上戴着印有单位名称的橘黄色安全帽,在偌大而繁华的城市里往往引来路人瞩目,有时还会引起道路拥堵。

  他们干的主要是建筑装修工程、挖地基、拆旧房、搬运建材这样的苦力活,一年到头无论刮风下雨,除了过年几乎没有节假日。倘若有人雇佣,一天一般能有几十元收入,运气好的话一天可赚两三百元。

  “他们还羡慕我呢!”小郑不好意思地说,为了省钱许多单身工友挤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屋子,他们很羡慕自己能跟老婆孩子在一块。

  租房——行情火热 价格水涨船高

  陪读热让这里的租房市场热了起来。永溪村社区打满了“补丁”,公告栏上、电线杆上、墙面上,甚至人家的房门前,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租房信息,记者在公告栏前驻足片刻,便有人上前询问是否需要租房,“单间300元,大一点的六七百元,都这行情。”看到记者无意租房后便悻悻离去。

  记者拨通了公告栏上一位房东的电话,对方自称姓李,手头有十多套房源,可随时看房,“租金根据户型和楼层有所不同,但都在1000元内。”最后他还不忘提醒记者,这儿的房子不愁租,动作要快。

  “以前跟工友挤在一起将就,十几平方米的房间能挤上六个人。”周小强是来自南昌进贤县的打工者,目前在建筑工地务工,居住在永溪村已经有近十年的光阴,自从几年前孩子上小学,他们一家就来到永溪村一起居住,“重新租了间房,价格也提高了,一室一卫要400多元钱,要是想续租估计房东还要再涨。”周小强无奈地说。

  记者了解到,永溪村的住房几乎全部租了出去,就连穿过该村的文教北路边的大部分店面也租给了打工者,用来开饭馆、小卖店、水果店等。

  学校——多举关爱打工子弟

  下午4点是阳明学校小学部的放学时间,然而记者发现,校门口只有零星几位家长在等待,大部分学生并未离校,而是参加了学校组织的社团活动。

  “一会儿就能听见萨克斯的声音。”阳明学校校长罗先凤告诉记者,很多农民工子女父母务工过于繁忙,学校放学较早,孩子往往没人接,学校便组织学生参加篮球、羽毛球、跆拳道、萨克斯等社团活动。

  “这些孩子刚入学时有些自卑,对自己的身份比较敏感,通过兴趣活动可拓展他们的视野,也更易和城里的孩子打成一片。”罗先凤说,为消除农民工子女对城市的隔阂,该学校把农民工统一称作流动人口。希望通过改变农民工的称呼、统一校服等做法,为他们提供平等、温暖的校园环境。

  罗先凤认为,陪读热一方面反映了农村地区基础教育极度匮乏,另一方面反映了城里农民工子女就学条件不断改善。“政府每年会为他们划分学区,学校也会根据他们的实际情况,有针对性地采取学习及心理辅导措施。”罗先凤说,相比于城市子女,很多流动人口子女都缺少学前教育,“家庭和学前教育缺失的短板,我们都要耐心地为他们补上。”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叶鹏飞教授认为,城市社区和相关部门应当把创造农民工随迁子女的良好环境作为基层社区治理的重要内容,以保障这一代城市新公民群体的基本权利,促进他们的健康成长。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