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诗的倾诉,总会给心灵带来阳光  

2016-08-08 11:36: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6年08月08日 05版)

  本报记者 欧阳

  诗歌一下就热闹起来了。这话是陈词滥调,但又不完全是。

  7月的最后一周,《为你读诗》在北京举办了夏季诗歌音乐会,这不是她第一次在线下和大众牵手。自2013年“六一”推出微信公众号以来,《为你读诗》几乎每天都会为听众奉献各类人士诵读的诗作:参与者既有大腕明星、行业翘楚,像祖宾·梅塔、濮存昕,也有寻常读者和国家元首,如丹麦女王。据称,经过1000多期的浸润,公众号已有数百万粉丝关注,而这些经典演绎累积的浏览量已达数亿次:这足以掀起诗歌热潮——日前的《卞之琳诗三首》播放量就逾20万次。

  诗的诉求从未消亡,从边远的地头,到现代性包裹的橱窗,顺口溜、民谣以及旧体诗和新诗章,一直在式微的叹息中坚韧地生长。“突然”冒出个现象级的公众音响,是传统意义的复归?还是诗意追寻的再次起航?

  昔日不会再来

  行迹工人群体多年的朱哥辉曾是诗人队伍的一员,律诗、词牌不说,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诗歌巨潮,“我还是出过力的,虽然没有诗人的天赋。诗写过,更主要的是,读诗、抄诗,诗人的情怀就是我们的情怀。”他说。

  不说那些成名的新诗,朦胧诗、海子,甚至是汪国真,名头之外,他们的作品可以说是耳熟能详,现在的诗完全不能和那个时代比。“因为工作关系,比较了解基层的文化活动,现在所谓诗很多都是口水话”,有点把乡村打油诗带进城的味道。

  说到《为你读诗》展现的“严肃”现象,“我不知道,现在网络那么繁杂,不可能什么都关注。”朱哥辉坦言。至于诗,如果不是品味的装饰,就应该有讲解。“我觉得只有朗诵是不够的”,现在喜欢诗的“兄弟们”更需要讲解和感悟,不只是文字和语言,对诗歌的意境、象征之类的内里韵味,很多受众缺乏认知。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情景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的诗歌情势再热络,和那个年代也不是一个平台上的话题,没有可比性。试想,连找异性朋友都要说“爱好文学”,彼时诗歌的地位可想而知。那时候价值、理想符号是单一的,不管怎么说,单一形态的投影不是常态。情感宣泄、寄托当然有,但更多的是品位附带的个人价值体现。

  的确,当人们有多重选择的时候,不会留驻在单一的情境里,就如民谣,有味道,但喜欢的总是少数,这些大概是多元化吧。

  况且,诗歌也许是个人化的,是写给自己的。

  喧嚣中的寂静之声

  有人问诗人朵渔,是诗歌死了还是诗人死了?诗人回答说:是读者死了。

  换个角度看,不是诗人被读者抛弃了吗?不过这些不重要,一名真正的诗者,未必需要读者。

  “我只是独自叩问,写诗是非常个人的事,我的情思表达、情绪宣泄,不需要别人的理解和认同。”公务员吉宏有着更长的写诗历史,前些天还看见他发布的作品。屈指算来,从知悉他写诗以来有30多年了,但不知是否刊发过诗作,他如有心是可以获得发表机会的,但那么多年来,我虽然没问过,感觉他似乎没有那种刻意的追求。

  现在诗歌起风,你有关注那些活动吗?对于记者的问题,这位业余诗人表示:自己诵读是一回事,那些网络上对诗歌起哄的事件不会入眼,“也不关心那些打着读诗名号的活动”,诗歌终归不是流行娱乐,像流行音乐那样,即使有轰动效应,假如不是商人引导人群盲动,那也是个体在不经意间,在并无联系的个体之间,形成的无意识集合效应,非群体有意营造的景观。

  社会浮躁很多年了,“我需要给自己留一点空间,让心灵倾听自己寂静的声音。”这大概是他不去折腾发表作品的缘由吧。

  城市是躁动的,你必须摆脱动物的心动。然而,很多时候你没有办法回避不安,也许你很努力,但焦虑仍旧如影随形,比如工作,现在没新几年的网络也露出没落的疲态,这不是个人能预判和改变的。加上房子、孩子等一系列问题,您如何不被这些令人不安的东西束缚住?是诗歌,也许是摇滚音乐……在安静的夜晚坐下来写诗、读诗,让疲惫的心暂时卸下生活。吉宏如是说。

  我们不能把心灵托付给金钱,实际上财富也担负不起灵智的欲求,要慰藉焦虑的灵魂,就须有片刻宁静和空寂的时光,让心绪在空灵的荒野,带着寂静的弦音,自由飘荡。

  无字、无声的诗,不需要他人的回响。

  在情趣和品位之间

  专业人士总有异乎常人的洞察。

  最近这些日子突然发现朋友圈诗意兴隆,各式各样的话唠开始说诗、传播诗。你要不问,我还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对记者关于诗歌现象的问题,作家冯良很有感触的样子。

  前两年的诗歌“乱象”无话说,这次朋友们转的音视频都是名人大作,“我还真想了一下”,觉得情趣的可能性更大,不好用品位、价值诉求来定义,大家卡拉OK唱腻味了,改改口味。基于对朋友的了解,如果真有素质、情操上的追求,那么多大部头的名著,“你随便读哪一部,都比几首小诗强。”长篇的东西没耐心看,拿着短小的趣味碎片招摇一下,诗歌正好应和了这些特征。

  从另一个角度讲,新诗的随意性和感官化表达,也适合大众操作,中国几乎没有长篇的叙事诗,所以大家都觉得诗歌不需要思想和历史、文明的审查,再加上乡土口语化的韵味作品经久不息,网络话语权的轮转,精英沦为弱小群体,所以一直高雅的诗歌其实已经没有办法来论说了。

  虽然倾向于情趣更替,但作家同意正面的意义,安静下来品诗总比到餐馆喧嚣要好,既然我们被文化雕琢得喜欢和李白、杜甫交流,那么找个隔壁的王二谈谈诗也不错,真能够把他者内心的那根弦拨弄出声响,就会有应和的声音,或许能带来“高雅”的重张。不过就如资料给出的数据,三五百万粉丝远不如一个靠脸吃饭的网红,不过,有总是比没有好,我当然希望诗歌能给这个社会带来诗意的生活。

  反问一下,你不觉得有诗意的生活才会有诗歌吗?作家问。

  我不知道她所指是现实图景还是心灵投射,二者应该是可以并行不悖、相互促进的,就像情趣和品位,难道是可以分离的吗?

  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诗人们喜欢用海德格尔的这句话来说诗,但我觉得哲学家是指审美判断,正如他心目中的对手黑格尔所言:审美判断是普遍的,必然的。

  所以,即便是我们身在现代生活铸成的欲望列车上,但还是会忍不住在大地上播种诗意:她为人类呈现了无形的尘世之美,带给我们灿烂的辉光。

  但诗意的生活和诗并不是同一概念。

  说个海子的故事。某日,囊中羞涩的昌平海子进到餐馆对掌柜的说:我在店中朗诵诗,掌柜的请赏啤酒一瓶。答曰:你不在小店诵诗,两瓶相赠。那是一个海子追随者众、俗世充满诗意的年代,而诵读诗歌却似乎和“诗意生活”相悖。

  显然,面对不同人群的审美偏好,面对利益的现实选择,仅有诗是不够的,我们需要用行动来驱逐随风懈怠的岁月,无论是群体向往、还是个人情愫,甚至是品位、价值辨识,都需要重构诗意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