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暑期,聆听留守儿童心声  

2016-08-22 11:0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6年08月21日 01版)

  本报记者 张锐

  编者按

  我国到底有多少留守儿童,迄今尚无权威数字。2013年,全国妇联根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样本数推算出来的结果是6100万。

  3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一数据或许早已发生变化。而每一个数字的背后,都是一双渴望的眼睛,渴望学习的机会,渴望家庭的温暖,更渴望社会的关怀。留守儿童不能成为家庭之痛、社会之殇,因为10年之后,他们就将是年轻的一代人。

  农村留守儿童问题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阶段性问题。关爱留守儿童,不能只靠社会力量,也需要监护人切实履行责任。帮扶留守儿童,不能仅仅局限于送钱送物,而是要通过城乡均衡发展,公共服务均衡提供,完善相应社会保障机制来实现。

  让每个孩子都能平等地放飞梦想,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得益于2016年阳光少年成长营活动,这个暑假,280名来自大庆、山西、新疆等地的孩子相聚北京,开始了一段历时7天的首都人文之旅。这些孩子均来自贫困家庭,其中过半为留守儿童。

  今年,我国将首次摸清留守儿童底数,从而实现精准帮扶。根据相关意见,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将“建立翔实完备的农村留守儿童信息台账,一人一档案,实行动态管理、精准施策”,为有关部门和社会力量参与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提供支持。

  《工人日报》记者跟随这些来北京过暑假的留守儿童,记录下他们的暑期心声,也记录下他们对未来的美丽憧憬。

  缺少交流:“爸爸在家就像下馆子,但平时的日子还是要过”

  “老师,我不太会说话,他们都笑话我。”“没事,多练练,慢慢就好了。”在北京游览间隙,高广瑞曾向带队老师高大义倾诉他的苦恼。而在高老师看来,“这与孩子从小与爷爷奶奶生活,缺少父母的教导和交流有关。

  7天的北京之行,爷爷奶奶给的零用钱高广瑞一分都没有花,哪怕是在暴晒下多买一瓶水,因为他知道“家里不富裕”。

  14岁的高广瑞,来自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今年读初二。父母在他三四岁时离婚,此后父亲到大连打工,母亲虽在同村,但重新组建家庭并生了一个女儿,平时很少联系。高广瑞已和爷爷奶奶度过了近10年的留守时光。

  高广瑞说,因为父亲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一条腿有些残疾,在大连也只能干些简单工作,家里收入主要靠爷爷奶奶种地。每年春节前,父亲会回来一段时间。这也是父子俩一年一次的团聚时光,平常就靠电话联系。

  “我爸爸长得很帅!”只有谈起爸爸,高广瑞脸上的表情才生动起来,露出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本该有的笑容。每年爸爸回家时,他“会兴奋地扑到爸爸身上,每天什么也不干,就喜欢缠着他。”

  最初与父母分别的心情,高广瑞已不记得了,在他心里爷爷奶奶是最亲的人,“爸爸在家的感觉就像下馆子,但平时的日子还是要过”。

  在学校,高广瑞的成绩始终保持在班级第一。而在学习之余,他说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想”。“我会想好多事情,以前的、现在的、将来的。比如这次来北京,我就会想象将来到北京上学,之后工作买个大房子,把爸爸爷爷奶奶接到一起住。”

  渴望母爱:“经常在路上看见一个人,觉得好像我的妈妈呀”

  这次来北京,最令杨莎兴奋的是,除了参加活动,还能见到在北京市通州区打工的父母,“上次见他们还是春节”。

  杨莎来自黑龙江省大庆市林甸县,今年14岁,上初二。她还有个弟弟,比她小三岁,上小学五年级。为了多赚些钱,从杨莎上小学开始,父母就到北京打工,把她和弟弟交给爷爷奶奶照顾。“妈妈在超市上班,爸爸在一个家具城里干活。每年只有春节的时候,全家人才能团聚在一起。”

  在杨莎看来,相对于繁华的北京,“还是老家好。在北京虽然住楼房,但太小了。”每次来北京,在爸妈租的房子里,她只能和妈妈挤在一张床上睡。

  回忆起父母刚去北京时,“经常在路上看见一个人,觉得好像我的妈妈呀。”而回到现实,每天是爷爷骑半小时摩托车接送杨莎上下学,从小到大参加家长会的是奶奶。每当这时,杨莎总会觉得失落。

  而那些女孩子心里的小心思,她也渐渐习惯了“憋在心里或写日记倾诉”。再后来,每当弟弟因为想妈妈哭闹时,她学会像当初爷爷奶奶安慰她一样,哄弟弟“别哭了,爸爸妈妈很快就回来了”,虽然她并不知道父母何时归来。

  现在,姐弟俩最高兴的就是每年春节来北京过年,“弟弟会兴奋得整夜不睡”,而当春节过后要回老家时,杨莎自己“提前好几天,就开始情绪低落”。

  “我讨厌分别。”这个说话时总是柔声细语的女孩,赌气似地说出这句话。如今,杨莎期盼着自己快点上高中,“妈妈说等我上了高中,他们就回来。”

  生活孤独:“羊、公鸡、鸽子、狗,小动物们陪我长大”

  “咩——”“喔喔~喔——”“咕咕咕——”“汪汪汪——”成长营举办文艺联欢时,董国强的口技赢得了热烈掌声,他将小动物叫声模仿得惟妙惟肖。而在董国强看来,所谓的“才艺”不过来源于日常每一天里的生活。“鸽子是邻居家养的,我家里以前养过羊,现在养的有大公鸡,还有两只狗是我从小养大的。”

  12岁的董国强,家住甘肃省积石山县铺川村,今年上初一。家里还有两个姐姐,分别比他大2岁和4岁。自出生起,董国强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父母在山西建工集团四建分公司工地上“绑钢筋”。

  父母常年不在身边,董国强的童年是和动物一起度过,“在公鸡的叫声中醒来,把羊牵到山坡上吃草,两只狗在他身后跟着撒欢。”董国强描述的童年似乎自由自在,却又透出难以言说的孤独感,而就在与小动物们的朝夕相伴中,无师自通学会了“口技”。

  但当记者问起他黝黑的皮肤,以及脸上几处晒伤留下的疤痕时,他说:“是干活晒的。”由于奶奶身体虚弱,地里的活儿主要由爷爷承担,家务活主要靠两个姐姐。而从10岁起,他开始帮着爷爷“圈土豆、割麦子、摘玉米”。

  走到哪儿,董国强总是随身戴着妈妈买给他的项链,像宝贝一样藏在衣服最里面。“每次过年爸爸妈妈回来,就会给我们做好吃的、买好玩的。”谈起未来,他说,“我想当警察。”

  美丽回忆:“最幸福就是去年生日,第一次和爸爸妈妈一起过”

  成长营开营仪式上,12岁的杨亚鑫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这次她爸爸所在的山西建工集团工会共组织了各地11个分公司的100名优秀农民工子女前来参加这次活动,杨亚鑫是其中之一。

  杨亚鑫家住四川广元市苍溪县亭子镇海螺村。爸爸是一名农民工,工种是木工。据带队老师介绍,她的爸爸现在参加的聋人院项目还被评为全国工人先锋号。

  8岁之前,杨亚鑫不懂什么叫离别、什么叫留守。直到那年,爸爸和妈妈离婚,爸爸去了山西打工,妈妈也离开了家。此后,她的身边只有爷爷奶奶,她成了一名留守儿童。

  前两年,爸爸重新组建家庭。杨亚鑫说:“寒暑假有时候会去山西爸爸家里待上一段,新妈妈对她也不错。”

  过早地体会到生活的百味,杨亚鑫更愿意会议那些令她感到幸福的画面。“最幸福就是去年生日,因为是第一次和爸爸妈妈在一起过。” 她说,那一天全家人一起去了游乐场,还吃了生日蛋糕。

  可她不愿回忆,父母离婚后,妈妈曾带人闯到爷爷奶奶家,当着她的面大吵一架。那一天也是她的生日。如今说起这些,杨亚鑫语气平静,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

  可当说起爷爷奶奶,小姑娘却突然哽咽,泪水在眼眶打转。“小孩不听话,农村的老人有时会打,但我爷爷奶奶从来没有打过我。”她说,希望自己好好上学,将来好好孝敬爷爷奶奶。

  尽管杨亚鑫说,“我跟爸爸妈妈的关系比较生疏,跟爷爷奶奶特别好。”但当来自爸爸公司的带队老师问她有什么愿望时,她只说了一句:“我想见见我的爸爸!”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