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如果爸爸妈妈在我身边  

2016-08-15 15:0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6年08月15日 06版)

  本报记者 叶小钟 刘友婷 本报实习生 唐丽

  “如果爸爸妈妈在我身边,应该也会像其他的爸爸妈妈那样,带我出去玩,给我买很多好吃的……”

  “如果爸爸妈妈在我身边,我们就能一起过新年了……”

  “如果爸爸妈妈在我身边,我被人欺负了,他们肯定会帮我出气,我就不会那么委屈了……”

  ……

  几个小朋友课后围坐在一起,诉说着这些“如果”。他们都是来自各地的“小候鸟”,趁着今年暑假,被在深务工的父母接到深圳。在父母身边的他们,也和非留守孩童一样,脸上洋溢着满足、幸福。

  被爸妈管着是一种幸福

  “去年我生日,一整天爸爸妈妈都没有给我打电话,我心里有点难过,还挺不舒服的。但是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太忙太累了,才会把我的生日给忘记了。”11岁的谭子杨来自四川,暑期放假被父母接来深圳住一个月。

  “晚上回到家,看到一个包裹。我拆开包裹,里面有一幅拼图,是妈妈偷偷给我准备的礼物,我特别开心他们记得我的生日,也特别想见到爸爸妈妈。”

  谭子杨虽然是男孩,心思却特别细腻。他时常羡慕有父母陪伴的小伙伴,羡慕他们能和父母一起生活,有父母陪着出去玩。

  “前段时间,我被一个同学打了,因为他说我抢走他的好朋友。我怕爸爸妈妈伤心,也怕他们生气,不敢告诉他们。那时候心里特别委屈,我觉得是因为爸爸妈妈不在我身边,他们才敢欺负我。”诉说委屈时,这位小男孩眉头紧锁,强忍着眼睛里打转的泪水。

  谭子杨下学期就上六年级了,跟一般孩子不一样的是,他喜欢被父母管着。“大人管小孩天经地义,爸爸妈妈是爱我才管我的。我看到有些同学的爸爸妈妈不管他们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像是很讨厌他们。”他告诉《工人日报》记者,“有一次我给爸爸妈妈打电话,爸爸妈妈听到我说考试考差了,感觉他们声音都变了,好像是想哭的声音。那时候我觉得爸爸妈妈是爱我的,他们关心我学习,希望我长大了有出息。”

  心里纵使是万分思念,小小孩童却特别能理解外出打工的父母。在谭子杨眼中,父母也是希望和他一起生活的,但为了让他有更好的生活,才不得已到深圳,离开全是为了自己。“我听爸爸的朋友说,爸爸在深圳总是一副在想着什么的样子,我觉得他是在想我,和我也在想他一样。”

  记者了解到,将谭子杨留在四川老家,谭妈妈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孩子的学习管教了。她担心由于不能在孩子身边辅导功课,孩子成绩跟不上。

  谭妈妈告诉记者,子杨曾在深圳上幼儿园,但由于婆婆在深圳住得不习惯,子扬才跟着奶奶回到四川。“三年级时我们也想接他过来,但又怕不久我们也会回老家,担心总是转学对孩子不好。”

  “我想和爸妈在一起”

  跟谭子杨不一样的是,12岁的郑雅芸从二年级起就跟着父母从福建来到深圳。而即将就读五年级的她很担心明年就要离开父母,转学回福建老家了。“我不想回去,我想和爸爸妈妈一起留在这里。在老家没有人陪我玩,我的朋友都在深圳。”

  当记者问到为何要回福建上学时,郑雅芸算了一笔账:“在深圳读书,一个学期的学费要2000多元,在福建只要100多元。深圳一学期的学费够我在福建读好多年书了。”

  通过观察父母心情,郑雅芸感觉到父母生意难做。“我们家开了一个店,卖家具的。可是每天很少人来买家具,生意不好时,爸爸妈妈会难过,他们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我看着也难受。”

  “没有人来买家具,我很难过。没有生意,爸爸妈妈存的钱一下子就会没有了。可是不卖东西,其他工作也很难找。”家里的店面生意影响着这一家大小的心情。

  郑雅芸平日会帮父母分担家务,她告诉记者,自己会洗碗、洗衣服、扫地、拖地。“妈妈比较辛苦,要做生意还要照顾我和弟弟,我做家务也是应该的。”

  唯一让郑雅芸高兴的是,回到福建,能和上高中的姐姐在一起,不像现在这样,只有暑假才能见面。她也心疼一直在老家上寄宿学校的姐姐。

  “我很喜欢姐姐,每次暑假结束,姐姐回福建我都忍不住哭。以后周末,我们就可以用姐姐的手机和爸爸妈妈视频。”

  郑雅芸的父亲郑爸爸向记者透露,送雅芸回福建主要是迫于经济压力。深圳的费用增长太快,过去学费一学期1600元,现在一学期2500元。雅芸不是深圳户口,只能上私立学校。“现在生意也不好做,房租涨得又快,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会待到什么时候。如果学费不贵,或者生意好做一点,为了孩子好,肯定会继续将她留在身边的。”

  送雅芸回福建,郑爸爸最担心的是孩子的性格。他告诉记者,现在活泼开朗的雅芸,小时候很内向。他还担心回去后,孩子不会像现在这样跟父母说心里话。“以前将她留在福建,一次我们走得匆忙,没有告诉雅芸就离开家去了深圳。她打电话过来,问我们为什么去深圳都不跟她说,她哭了大半天。我很心疼……”

  “我想每天都很多很多人到店里买东西。我想读大学,快点工作,赚钱了就可以孝敬爸爸妈妈。以后回福建了,我想每年暑假都能回来,我答应了我的好朋友的……”郑雅芸细细诉说着她的小心愿。

  他们的关系,亲密又陌生

  由于长期不和父母在一起,很多留守儿童都变得沉默寡言。采访之前,记者曾打电话给深圳市东西方社工服务社的陈燕奇,希望采访对象是爱说话的孩子。“这很矛盾啊,本身留守儿童就是比较内向的,又怎么会爱说话呢?”电话另一端这样回答道。

  她的话提醒了记者,因此在采访前就准备了些小零食。

  接触留守儿童并不多,对他们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可能会比较内向这一层面。采访时,这几个十一二岁的小朋友的成熟懂事还是触动了记者。是欣慰,更多是心疼。

  他们还那么小,怎么能那么理解父母呢?别说其他孩子,已参加工作的我们都未必能做到他们这般。

  “我喜欢爷爷奶奶,不会惹他们生气。我会扫地、洗碗、煮饭、照顾妹妹,但是不会煮菜。”这个名叫唐博伟的小男孩还不到11岁,就能主动承担家务。然而,在这些孩子眼中,分担家务是再正常不过了,因为身边的小伙伴们都是这样做的。

  他们几乎都知道,父母出去打工是为了自己能有更好的生活,若不出去,在家里是很难找到工作的。这时,在这些孩子眼中,他们和父母的关系是紧密无间的。父母为了他们在努力工作,他们的存在是父母的精神支柱。

  因为懂得,所以一个电话、一份生日礼物、一次短暂相聚就能让他们感到幸福。

  然而,又因为见面少,他们中的很多觉得自己“跟父母并不熟悉”。

  “爸爸妈妈给我打电话时,都是他们在问,我回答,我不太说话,我跟爸爸妈妈不太熟悉。”相比起和父母住一起,10岁的王心怡更喜欢跟奶奶住一起。

  “我喜欢奶奶来接我放学,因为奶奶会给我钱买零食吃。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一般都是我问妈妈要生活费,这是奶奶让我问的。”唐博伟和63岁的奶奶住一起,情感上,他更依赖奶奶。

  或许因为相处时间不多,或许因为谈心少,和大多数孩子不一样,在很多留守儿童的心里可能觉得父母的爱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的。“被父母训斥也是因为爸爸妈妈爱我。”当11岁的谭子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仿佛是在寻找证明父母爱他的一个重要的理由。

  其实,作为父母,对留守家中的子女感情,又何尝不复杂呢?

  一位长期在深圳打工的母亲向记者诉说对留在家中的儿子非常愧疚的心情。“儿子现在长大了,我并不能要求他给我什么,只要他好好照顾爷爷奶奶,我就满足了。想想自己,在他小时候从未在身边陪伴过他,现在又有什么资格问他索取呢?”

  这位母亲,为了家庭,十多年在外打工而不能陪伴孩子,如今却为此深深自责。

  这份心情与“小候鸟”是如此相似啊。他们也是深深了解父母的付出,却因缺少陪伴与交流而陌生。

  好在近些年来社会对他们的关注越来越多。随着暑期到来,打工者众多的广东省各地都开展了“小候鸟”项目。除深圳外,中山市总工会开展了“共筑七彩梦”系列关爱活动、肇庆高新区总工会推广“小候鸟夏令营”的经验做法……为留守儿童家庭提供相聚机会的同时,也在告诉留守孩子们:社会在努力,让爸爸妈妈多在身边陪伴你们的童年……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