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公办托管民营”能否破解入园贵与难  

2016-07-09 11:1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60709 07版)

本报记者 李娜

“每月700块钱就能上品牌民办园,一年下来能省一半的费用不说,公办园的性质也让家长放心。”75日,和丈夫专门请假来到位于成都市高新区天映路上的新开幼儿园“考察”的张女士对《工人日报》记者讲道。

今年以来,成都市高新区探索创建“政府出资、品牌办园、街道主管、行业评估”的公办幼儿园新模式,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委托优质学前教育机构管理普惠百姓。据悉,该区计划到2017年开办31所(点)相同模式的公办幼儿园,以覆盖解决辖区95%户籍学龄幼儿的入托问题。此举一出,不仅得到市民点赞,也迅速引起社会各界“围观”。

长久以来,学前教育娃多园少名额难找、公立难尽私立太贵的问题一直广受诟病,成都市高新区“公办托管民营”能否破解入园贵与难?

43万常住人口曾没有一所公办园

成都高新区创新推出“公办托管民营”的公办幼儿园模式的确有其特殊性所在。

近几年,成都发展迅速,这一点在2000年经过国务院批准开始运行的出口加工区——成都高新区表现得尤为明显。截至2015年,高新区常住人口已达43万。然而,一件令人挠头的事情是,1991年便建区,总面积达130平方公里,现已聚集了金融商务、科技研发、商贸会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等在内的成都高新技术开发区,直至去年仍没有一所公办幼儿园。

“政府拿钱建幼儿园并不难,但建成的幼儿园要改成公办园却不容易。”成都高新区社会事业局相关负责人对此解释称,因高新区不属于国家法定行政区划,管委会的政府工作人员相对较少,如社会事业局的几十名工作人员就要承担全区教育、医疗、文化等36个方面的工作,因此,小政府、大服务为该区政府管理的一大特点,特别是在当下“财政供养人员只增不减”背景下,区政府想通过增加教师编制、举办公办幼儿园的念头基本不可能实现。“即便是我们直接接管公办园,新建园的起点可能做不到太高,同样无法满足众多高新科技人才对孩子教育的需求。”该区社会事业局教育处处长杨晋平向记者坦诚讲道。

面对这样的尴尬,如何才能满足老百姓对优质、普惠公办园的强烈需求?20156月,高新区社会事业局向高新区管委会提交了关于“改革创新公办幼儿园办园模式”的请示,同时发出的还有一份几经完善的《成都高新区改革创新公办幼儿园办园模式实施方案》。2015年底,成都高新区完成了8个民办学前教育机构的购买服务招标计划。今年3月,政府购买服务、委托优质幼教机构管理的办法在该区正式开始实施。

公办民管促多赢

“进入暑假后,我们正在进行秋季招生,前来报名咨询的家长非常多。”记者了解到,今年内高新区将有8家“公办托管民营”模式的公办幼儿园投入运行,而今年上半年西区和南区均已有一家该类型幼儿园开园招生。徐珍是其中之一的高新西区托菲诺幼儿园的园长,拥有多年学前教育从业经验的她对高新区此举十分感慨,“这不仅仅是政府贴钱做了带给百姓实惠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形成了一个多赢的局面”。

据成都高新区社会事业局学前教育负责人介绍,目前形成合作的8家学前教育团队均为国内知名品牌,高新区政府按照办园规模一次性向幼教机构支付管理服务费。此外,高新区对被托管幼儿园实行“收支两条线”的财务管理。即政府按标准向家长收取每生每月400元保教费、300元伙食费;政府按照每生每年3000元标准向幼儿园拨付生均共用经费,依据公办园薪资标准向幼儿园打包拨付职工工资,以专项经费方式向幼儿园拨付扩建、维修等大型项目所需费用

“政府保障了幼儿园的硬件投入、教师待遇,管理团队就没有后顾之忧,可以专心提高幼儿园的办学水平。”徐珍认为,这种“公办托管民营”的模式严而不死,最大限度地整合了各方资源,政府、民营教育机构、幼儿教师、家长、孩子都从中得到了不同方面的实惠,首先政府在解决学前教育入学贵等问题上又前进了一步,教育机构过程中扩大了自身影响力,教师在薪资稳定的情境下增强幸福感的同时,形成了更为强烈的自我提升意识。而在当前学前教育入学难、入学贵的现实面前,这一探索性做法对家长与孩子的利好不言而喻。

教育应逐步还权于社会

“现在随便读一所差不多的民办幼儿园,一年下来都要两三万块钱,这里才7000块钱,下学期孩子要能到这个学校读书,我们家长真是减轻了不少负担。”张女士夫妇认真参观了高新西区托菲诺幼儿园园内设施,并向工作人员进行了详细咨询后,对这所带着民办学前教育机构“帽子”的公办园十分满意,但对能否顺利入学仍十分担心。

“目前来看,名额仍然比较紧张。”徐珍告诉《工人日报》记者,由于她所在的托菲诺幼儿园主要服务于周边重大产业项目员工的子女,只需提供户籍或者工作证明即享有入学资格,但尽管该园的最大容量为360名儿童,仍然无法满足所有园区家庭的需求,“仅这两天时间报名的就有百余人,为了公平起见,如果报名人数太多,只能采取摇号的形式。”高新区社会事业局相关负责人认为,这一问题将会逐步得到解决。按照已经形成的实施方案,到2017年底,高新区公办幼儿园将达到32所(点),可提供公办幼儿园学费11250个,公办幼儿园学位覆盖率实现98.5%,可基本解决学前教育“入园难、入园贵”问题。

成都高新区公办园的模式能否推广仍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对解决当前学前教育所存在的问题具有一定的启示性作用。有数据统计,当前我国公办园仅占24%左右,民办幼儿园占比达到66.36%,学前教育公共服务“公益普惠度”较低,远不能满足人民群众需要。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北师大教育学部教授刘焱就曾呼吁加强学前教育投入,全面提高公办幼儿园比例,通过保存量扩增量解决学前教育公益性普惠供给。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对当前教育体制改革的所持观点,与成都高新区在学前教育公办模式的探索存在契合。杨东平认为,办学体制改革其中一个方向就是改革公办学校办学体制,比如试点特许学校、自由学校的模式,将部分公办学校公开招标、签订契约,委托教育家团队管理,打造体制创新生长点,从而解放教育生产力,“将教育权重新还给社会,才能让教育重新成为社会共同参与的事业”。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