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城市“清道夫”的一天  

2016-06-02 16:2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6年06月02日 06版)

  本报记者 黄康

  每年5月20日至9月30日是传统汛期,连续强降雨会给城市排污增加压力。为了通畅城市排污系统,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长期工作在阴暗潮湿的地下管道里,顾不得脏与臭,穿行于淤泥中。

  入夜,他们在一盏头灯的指引下,和淤泥展开一场较量。高强度地默默劳作,危险窄憋的工作环境,不为人知的职业特性……这就是清淤工人的日常。5月24日,《工人日报》记者跟着这样一群人体会他们的日常清淤作业。

  看图——把6900多口井都印在脑子里

  5月24日,22:01,北京排水集团管网运行一分公司运行三班办公室。班长赵金龙倚在一张大会议桌旁,琢磨着摊在桌上的一张图。

  这是一张长宽约1.5米的ArcGIS图,图上密密麻麻标注着北至平安大街,南至前门大街,西至西二环,东到天安门广场,方圆13平方公里的6940多座井口和用不同颜色标注的220公里排水管线的位置。这些被标注的井口和管线便是他们工作的全部。

  “你看,咱这树状管网图是有规律的,一般是按流域分。拿赵登禹路来说,中间一条干线负责收集雨污,干线是1米的管。雨污分流,黄色的是河流,蓝色的是雨水,红色的是污水。那个是阜成门大街老的合流方沟,1米乘以1.6米……”

  看这张图,几乎是赵金龙每次作业前的必修课。图就是他的“宝贝”。钻了9年下水道,他已经练就了“看水的波动就知道管内存泥量”的本领,但赵金龙还是觉得,每次看手头这张图,都能让心里那张图印象更深。“出去清管子,老师傅打开一两个井盖心里就有谱。要是新手,井盖全打开也看不懂。所以平时就不能闲着,脑子里要像过幻灯片一样,哪些是风险点、关键点,都要一遍过,不明白就要赶紧看图,要把6940多座井都印在脑子里才行。”

  出工——绝不能马虎的十项安全法则

  为了避免阻碍交通,作业通常都安排在夜深之后。23:15,他们开始出门了。拉门上车,赵金龙不着急启动,拿出手机看起了中国天气雷达回波图。

  “通过反射率,判断降雨的情况。颜色越深,降雨量越大。相较于天气预报,动态的降雨方向,运动的趋势播报更利于有雨时安排人布控,开展巡查。”他打趣地说,参加工作后,自己就告别了阴雨天睡觉的好日子。

  23:28,经过一番周转,车子到达天安门附近的前门倒虹吸作业点,空中却下起了小雨,只能等待作业时机。

  00:11,雨停了,开始干活。交通维护是作业的第一步。即使深夜里,周围空无一人,也要把告知牌认真摆开来。“这是流程,马虎不得,不能图省事。”赵金龙一笔一画地在信息告知牌上填信息。

  “发电机,给鼓风机送电的”:“三角架吊着人下井的,爬梯的话不了解安全牢固度,心里没底”:“这面罩的水管有30米,一般用不了这么长”:“四合一气体检测仪,可燃气、一氧化碳、硫化氢、氧气都有显示数值”:“救援用的整压呼吸器,防护效果最好”:“一个小时左右完活,井上至少要两名防护员,安全隐患及时发现,安全放在第一位……赵金龙交代完十项安全法则后,伴随着发电机的轰鸣声,大家开始忙活起来。

  鼓风机伸向井筒进行通风,开启四合一气体检测仪……下井前的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警报——作业时不愿听到的提醒声

  当一切就绪,已经是00:42了。

  赵金龙告诉《工人日报》记者,这次保养作业的倒虹吸设计很特殊。因为倒虹管坡度改变,容易沉积杂物,需要定期开关三个控制闸口来相互倒水。用水流去自清,起到一个冲刷的效果。这次作业的任务就是给三个0.9米直径的闸门摇臂上油。这种闸门更换成本非常高,因而日常保养就显得非常重要。三个月定期维护,利于延长设备寿命。

  说着,此次作业的操作员边锋已经完成安全检查,带着面罩开始下井了。由于井口狭窄,操作员几乎是挤进去的。“先别往里走。”井上的监测员提醒着。紧接着,井下监护员秦德珈拿着黄油枪也开始下井。“一点一点,往里一点。好,蹲一下。”

  往井口看去,下方20厘米处挂着一个头灯。看到记者好奇,监测员米宁解释说:“里面很黑,钻沟钻管时,地面的工友会把你要走的下一个井的井盖打开,打一束手电光,下面非常黑,看到一点亮光,算是心理安慰。”在狭小的井道里作业时,操作员要有很好的身体素质和心理承受力,遇到突发状况要冷静对待。

  00:59,话音未落。“滴滴滴……”气体检测仪响起刺耳的警报声,作业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见井下突发状况,米宁和刘小伟赶忙再次发动鼓风机往井筒里伸。赵金龙一个箭步迈到检测仪前,死死盯住屏幕上的数据。记者注意到,与00:29下井前记录的数据相比,四项指标均有波动。

  伴随着鼓风机强制通风的嗡嗡声,情况渐渐平稳,赵金龙用袖口抹了一下额头渗出来的汗,告诉记者:“没有超标,但已经出现有害气体了。”看着数据情况不太糟糕,刚才一脸严肃的赵金龙稍稍缓和了一些。他告诉记者,如果作业时不重视外部环境变化,危险气体慢慢积聚,一旦没控制好,情况就会变得非常危险。如果强制通风还不能降低浓度,就只能取消作业。“

  “叽叽叽叽……”井下摇闸的声音传来后不久,秦德珈通过对讲机通报作业完成,请求升井。1:07,开始升井。“先拉秦德珈,慢慢地,一点点来。”

  等到两人出了井口,有人打趣说,“边锋,你该减肥了,太沉。”听到这,大家都笑了,刚才的紧张情绪才消失了。在一旁脱皮衩的秦德珈告诉记者,在井下其实听不到报警声,刚干这份工作的时候很害怕,如今他已能轻松应对,因为相信队友。

  收工——工作的独特性让工友自豪

  收工的最后一步流程是转警戒线。记者想伸手帮忙,被赵金龙阻止了,他淡淡地说:“有细菌,别感染了。”

  工程车驶出作业点。记者看了一下时间,正好定格在01:30.车窗外,夏夜的雨后,空气十分清新。完成作业任务后的赵金龙,也显得轻松很多。

  “在别人看来通下水道很轻松,其实作业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会经历什么。”他告诉记者,“那气体会‘咬人’。”井下硫化氢气体只要达到每立方米400毫克,吸入就能“像电击一样死亡”。作为一种神经毒气,即使抢救过来了,也会变成植物人。加上硫化氢是有机物厌氧消化,溶于水,监测的时候,伴随搅动作业,也会从泥里跑出来。“安全工作一点都马虎不得。”

  他们通常都在晚上23点出去,次日早晨能5点收工就已经很幸福了。“有一个月,31天我们上了29天夜班。一个组一晚上就能抛出一卡车的淤泥,足足有3立方米。没有周六周日,每年这时候都是我们的攻坚期。”他轻描淡写地说。这份工作的独特性还是让他们感到自豪。

  回到单位,墙上的钟表指向02:00.

  记者要离开时,在院口正好遇见还未换好衣服的边锋、米宁、秦德珈、刘小伟。他们并排站着,身上的荧光背心在路灯的映衬下闪闪发光,回头看,就像夜色下璀璨的星星。正是这样一群在黑夜里默默奉献的工友,为这个城市清理着“动脉”,守护着这个庞大机体的运行。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