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82岁老人的自述:“我能住哪儿去?”  

2016-06-19 17:1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6年06月19日 02版)

本报记者 黄康

在距离北京市中心80多公里的平谷区黄松峪乡黑豆峪村东湖路8号是一片依山傍水的别墅群,这片命名为山水放歌的别墅山庄原本十分宁静,最近却因为媒体曝出的“怡养爱晚事件”陷入舆论的旋涡。

自2014年以来,一家名为怡养爱晚(北京)养老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怡养爱晚”),借经营养老基地,以“零风险”、“高回报”和“零费用”吸引老人们投入养老储蓄。近期该公司被曝出资金链断裂,合同条款无法履行。

北京平谷山水放歌别墅区作为怡养爱晚公司对外宣称的北京养老连锁基地,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里面的老人们现在都去了哪儿?

6月15日,记者来到这片被平谷当地人称为“传销基地”、“住着有钱的画家”的别墅区门口。记者提到“怡养爱晚”时,保安直摇头:“还欠着我们一个半月工资呢。”

进入这片别墅群,小区物业管理办公室一位张姓负责人介绍说,小区179栋木质别墅均有业主,怡养爱晚公司自2013年开始与部分业主签订租赁合同,上个月底,由于自身经营困难,已经全部搬出,原有100多人的管理团队和公司养老会员也已撤出,目前,由一支20多人的团队暂时接管过渡。而该公司一位独身老会员却“因为交了一百多万,无家可归”依旧住在A68小别墅没有离去。

从“一切省心”开始

下午2时30分左右,在A68号小别墅60平方米的小厅,记者见到了这位怡养爱晚公司北京第一位入住会员胡金兆,北京市文联戏剧电影报社副总编岗位上退下来的老报人。今年82岁的他介绍,近半月来,常常整晚睁眼到天亮。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在想,如果三年前自己没有加入这个项目,现在的生活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7年前,老伴去世,膝下无儿女的胡金兆变卖自己的唯一一套住房,开始了养老院生活。从最初的一家民办养老院到香山小汤山养老院,他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理想中的养老机构,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怡养爱晚的销售员。“爱晚工程”的背景、宜居的环境、旅游式的养老方式,投资养老的经济模式让他以为找到晚年好归宿,“却不想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作为怡养爱晚北京平谷基地的第一个入住者,2013年9月26日,胡金兆用毕生积蓄120万元与怡养爱晚公司签订了一份合同,成为该公司的VIP会员。

销售人员当时告诉他,“120万元投进来绝对零风险,入住零费用,公司的运作模式是帮助会员理财,用会员本金的理财收益支付房租等开支”。心细的胡金兆当时计算了一下,按照公司的承诺,自己一年各种开支不超过7万元,大约占本金6.5%份额,按照2013年银行理财规定是合法范围内。养老基地有食堂、有各项服务,水电费、物业费公司全部负责,一切很省心。2013年,已经是79岁高龄的他,本打算在基地住上5年,等走不动了,再找一个临终关怀的养老机构渡过余生。可让人始料未及的是,这种好日子仅仅过了不到一年。

2014年8月的一天,在合同将满一年的时候,胡金兆被一位刘姓负责人通知离开,理由是满80岁必须离开。“在之前签订的合同里根本没有这项内容。”在他看来,任何一个养老机构没有到80岁需要离开的规定,这种要求无理又不合法。而且合同第八条、特别约定第二条明确规定,合同到期后5日内,如乙方未提出解约申请,则视为乙方续租。

“据我所知,2014年会员逐渐增多,都是采取轮流住的模式,最高投资100万元住一年,投资10万元住一月,这样连锁基地的房子利用率高。到2015年,公司资金紧张,甚至3万元住10天,5万元住15天,7万元住20天这样五花八门的标准都出现了。”胡金兆说。

拿不回来的本金

通过这次事件,胡金兆开始注意到怡养爱晚公司的各种“不正常”。

胡金兆告诉记者,2015年7月的某一天,自己在小区散步,听见业务销售人员向前来咨询的人士称山水放歌里的179栋别墅,全是怡养爱晚的资产,而真实情况却是只短期租赁了其中的35栋。甚至参观人员事后不愿投资入会的可以去拉别人入会,如果成功就会得到一笔佣金。

这些现象引起了胡金兆的警惕。而后期陆续传来的会员退费难以及非法集资问题更印证了他的这种担心。

怡养爱晚1373个会员中,想退出的不在少数。可成功退出的案例,他知道的仅有两例。

2015年开始,该公司陆续要求公司职员进行至少5万元每人次的集资,否则有随时被炒掉的危险。2015年秋,胡金兆在基地碰到的一位清华大学老友告诉他,自己投资了50万元,可以在这里住五天四夜,并获得公司15%的年收益的许诺。这让胡金兆大吃一惊:“养老是为求生,集资是求财,两者捆绑起来那还了得。”

而合同无法履行,则是压倒胡金兆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们许多合同上的签字都是以授权代表的名义签字,这就很不正常。”胡金兆告诉记者,合里的花招还包括,担保人空着没填;必须盖公章的地方却没有盖章签字;条款纠纷诉讼点约定在海南……

胡金兆出示的一份他在2015年12月3日与世纪爱晚(海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签订的一份盖有合同专用章的补充协议,清楚标明2016年3月26日之前怡养爱晚公司退还会员胡金兆投资的120万元保证金及2万元交通补贴。

“我今年3月15日去找他们拿钱,开始推说资金困难,后来甚至人都找不到了。”胡金兆说。

“省心”变“闹心”

胡金兆介绍,怡养爱晚微信公众号6月3日曾经发出公告宣称,公司给会员老人安排了别的住处,然而这么多天过去了没有任何一位工作人员与自己联系。“公司搬去哪,我跟着一起去行吗?有个吃饭睡觉的地儿就行。”

5月30日基地食堂停业。

5月31日,基地关闭,全部移交物业,部分家具、汽车用来抵押员工工资。

“其他别墅里短期居住的会员都送回城里去了,可我们两栋专用房子怎么处理没人出来表态。”胡金兆说。

近日,房东就找上门对他说,8月27日是房子2016年到期的时间,而屋里家具归房东所有。后来才知道,怡养爱晚公司当时急用房屋,向房东承诺年增10%租金,并在合同条款里附加了一条内容,即合同到期后,所有家具归业主所有。

这也意味着“拿不到120万元本金”不说,胡金兆要被“扫地出门”。

“孤身一人,我能住哪儿去。如果我离开了这里,怡养爱晚不承认这个合同,我怎么办?”这成了他目前最大的问题。

现在基地不开火,他要去村里买米面,赶集能买点菜,全靠一步一步拿上山来,来回一趟至少要两个小时。

随着房子租期临近,胡金兆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住了7年养老院,没家没子女,在这个年龄,还要奔波、流动。这个房子不能住了,我怎么办?”胡金兆说,自己也一直设法联系怡养爱晚公司,得有个说法,不能就这样把他甩了。

“原来为了省心,现在成了闹心。”这位老人的眼神里写满疲惫。

截至记者发稿时,怡养爱晚的微信公众号仍在不断发布更新、澄清信息。其在6月14日发布的一篇《答客户问》中声明,新的基地和办公地址正在筹备中,到8月中下旬左右可以正常运营。可该给胡金兆这样的老人们一个什么说法?依旧未知。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