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家暴受害者:谁听到我泥潭里的呐喊   

2016-05-07 15:25: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6年05月07日 05版)

本报记者 卢越

中国2.7亿个家庭中,约25%的女性正在或曾经遭受家暴。大多数的沉默和隐忍换来的是变本加厉的施暴,以及触目惊心的创伤——有的看得见,有的看不见。

今年3月1日,首部反家暴法正式实施。然而,家暴的泥潭里依然有人苦苦呐喊。

葛春燕和晓薇(化名)都曾有过多年的家暴受害经历,她们现在是“白丝带”反家暴志愿者。2013年,“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成立,致力于推动更多人参与终止针对妇女的暴力的运动中来。

讲述人:葛春燕 47岁

21年婚姻里没有被爱

我1992年结婚,两年后怀孕了。因为家庭经济困难,他并不想要这个孩子,我们为此产生了分歧。没想到,他用非常难听的话来羞辱和刺激我。我先是惊住了,接着,我感到自己的尊严被一层层剥离,最后竟觉得痛不欲生!

那是我第一次遭受他的精神暴力。尽管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

此后他经常因为地没擦、衣服没洗这样的小事指责和谩骂我。为了不换来他更难听的言语,我渐渐学会了“生存法则”:不能解释,不能辩驳,更不能反过来指责。

1995年,在生下孩子两个月后,我们终于第一次发生了肢体冲突。

这是我主动挑起的。3年来的精神折磨让我濒临崩溃。他为什么不打我?我甚至希望他痛快地打我!长期的压抑找不到宣泄的出口,那一刻只感觉血往上涌,我冲过去和他厮打在一起,失去了理智……

这以后,肢体暴力在我的家中上演了第二次、第三次……我经常被打得整条胳膊都是青的,他的身上也布满抓痕。

我常常想,为什么他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我觉得丢脸,不敢也不愿跟其他人倾诉,也不知道家暴是违法行为,没有报警,只能找娘家人。我父母只是一遍遍地叹气:要是你不那样做就好了。

我也会陷入自责:因为我做得不够好,才会惹他生气。我觉得自己无能、一无是处,但也会疑惑:为什么我在他眼中总有过错?这段婚姻中,我没有被肯定,没有被认同,没有被爱。

2013年加入“白丝带”进行了系统的学习后,我才明白,暴力不是改变自己迎合对方就会自动停止,只要有容忍,它就会继续,并且不断升级。

我渐渐变得焦虑、抑郁、神经衰弱,常常觉得胸闷气短。到后来,我对生活充满了绝望,总是想哭,总是想死。

我不想离婚,因为要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但如果我早点知道孩子心灵上也受到了很大创伤,我绝不会选择让他在暴力环境中长大。

2015年1月,我终于找他进行了一次深入交谈。一开始他不承认自己言语上的行为是暴力,觉得只是两口子吵架。我把自己搜集的资料给他看,他才逐渐地接受,并且有了反思。从那以后,我们终于有了平等的开始。

现在我通过自学,考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成为“白丝带”的一名反家暴志愿者。去年,我在哈尔滨老家成立了自己的心理工作室,就是为了帮助更多和我有相似遭遇的家庭。

21年了,我走出来了,但个中艰辛旁人难以体会!我用亲身经历告诉所有受害者:面对家暴,必须零容忍。反家暴法出台了,更要勇敢地用法律保护自己。

讲述人:晓薇(化名) 44岁

我遭受了两代男人的暴力

1994年,我和父母同事的儿子恋爱了。3个月后,我们领证结了婚。婚后,我遵从丈夫的意思,和他父母一起生活。

结婚前,我就听说了公公对婆婆的暴力:婆婆怀孕7个多月时开始挨打,公公把她推进两米多深的菜窖,好在胎儿保住了。

当时我和丈夫感情很好,心想暴力不是发生在我身上。但很快,我就亲眼目睹了那个场景——公公将婆婆摁住,抓着她的头发往地上撞,婆婆则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我站在一旁,震惊到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我和丈夫说起这事,他说:我有这样的父母是我无法选择的命运,既然你和我结婚,就必须接受我的一切。

公公将施暴对象瞄准我时,我刚结婚不久。那天我和他两人在吃饭,他用非常粗俗的话骂儿子只顾工作不顾家,不孝顺。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便把碗放下往房间走。

刚走几步,只听“啪”一声在身后炸响,回头一看,碗就紧挨着我的脚,在地上摔成碎片。饭桌旁,老头的脸憋得发红,喘着粗气,瞪着我。他朝我吼:给我回来!

婆婆途中回家,目睹了事情的经过。这个我本以为可以和我结为心理同盟的女人,竟然告诉我丈夫,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对公公不礼貌。并且经常在老头面前告我的状,引来他对我的辱骂。

直到我接受了专业的心理治疗后才知道,婆婆的这种行为是典型的“受虐妇女综合征”。因为暴力期后常伴随着短暂的甜蜜期,婆婆用协助施暴者伤害我的方式来讨好公公,甚至刻意引爆战争,来提前进入甜蜜期。

公公的家暴行为呈现出有规律的一个月两次的特点,家庭成员轮流成为施暴对象。他施暴之后是无比诚恳的悔罪,乞求我们的原谅。然后就进入甜蜜期,这期间,他总是加倍对我们好,包揽所有家务。但这样的日子,顶多一周。

后来我一看到老头就头疼。这种疼从头部蔓延到全身,从背部、肌肉到骨头里面都生疼。我控制不住地哭,哭累了睡去,睡醒了又哭。我患了中度抑郁症,吃了整整3年的药。

在丈夫那里,我得不到丝毫安慰和支持。他没有打过我,他只会冲我发火怒吼,责怪我惹他父亲生气,甚至在老头辱骂我后对我实施冷暴力。他不和我交流,那是一种足以令人窒息的死寂。

我不是没有想过离婚,但我的家人劝我再忍忍,撑到老头子死。在我家的观念里,离婚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我报过一次警。那时反家暴法还没有出台。警察来了以后跟我说,这是家务事,他们也没有办法,让我自己下次注意点。我不明白,我该怎样注意?

2011年底,丈夫提出离婚。这么多年,他也并不快乐。我终于带着18岁的女儿摆脱了那个家。

如果时间重新来过,我不会步入这场婚姻,走进这个家庭。我只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听到家暴受害者的呼喊,用强有力的手,把他们拉出泥潭。

  评论这张
 
阅读(1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