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公益组织“死磕”百度推广4年进入死循环  

2016-05-16 11:5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6年05月14日 07版)

  本报记者 卢越

  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让饱受诟病的百度竞价排名体系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这一次,在逝去的生命面前,在媒体轰炸、网民笔伐和政府介入等多方联动下,事情终于发生了点变化——5月9日,进驻百度的调查组对百度提出多项整改要求。

  “一次约谈,一次调查,甚至都没有罚款,就这样了事了?”听到这个消息,亿友公益发起人雷闯,丝毫开心不起来,“百度推广仍未定义为广告,仍未被纳入法律框架呀!”

  作为“互联网医疗广告打假联盟”的发起人之一,早在事情发酵之初,他就和其他7名公益伙伴,一起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工商总局给个明确的答复:“百度推广,究竟是不是广告?”

  “这是一场公益组织与百度的‘战争’”,雷闯想,未来等待他们的,依然是漫漫长路。

  “我们力量微小,需要抱团取暖”

  这不是公益组织第一次提出这种诉求。

  今年年初,百度“血友病贴吧”被卖事件发生,36家关注健康疾病的公益组织联名向北京市工商局举报百度公司利用竞价排名等推广方式,涉嫌发布大量的虚假医疗广告。

  “这只是互联网公司涉嫌发布虚假医疗广告的冰山一角。”雷闯说,虚假医疗广告几乎涉及每种疾病,影响每个公民的生命健康。不少病友也深受其害,轻者贻误治疗时机,重者因此而失去生命。

  举报随后被转到海淀分局。1月22日,海淀分局回复“高度重视,目前正在调查核实中”。

  但是等了快两个月,调查结果也没出来。在举报过程中,雷闯发现,尽管很多人对虚假医疗广告都深恶痛绝,但它利益关系错综复杂,且一直长期存在。

  “我们是举报了,可是然后呢?这事会不会就像一阵风,吹过了,人们就不会关注了?”雷闯找到一起参与举报的同伴,表达了自己的隐忧。

  3月12日,30多家健康类公益组织,一致决定成立“互联网医疗广告打假公益联盟”。

  “我们力量微小,需要抱团取暖。”雷闯说,要从根本上净化互联网医疗广告,需要各种社会力量的联合,媒体寻找线索,受害者积极参与,律师提供法律援助。

  “死磕”的结果是死循环

  作为“联盟”的活跃志愿者,田军伟则以个人4年和百度的“死磕”经历,无奈证明了个人力量的渺小。

  因为曾经通过百度搜索和百度知道提供的推广链接买到假货,田军伟与百度结下“梁子”。他决定“报复”。

  2012年,他通过百度推广的渠道特意购买了一个“三无”的录音笔,并保存证据。他向北京市工商局举报:百度公司在发布广告时未尽审查责任,涉嫌违反《广告法》,要求依法对其查处。

  本以为万无一失,却得到“不予立案”的回复。

  田军伟没放弃,又将百度旗下负责“百度推广”业务的北京百度网讯科技公司告上了法庭。

  这回,北京海淀区法院倒是给予了立案,却并不支持他们的诉讼请求,判决中认定百度推广服务不是广告。

  田军伟不服。2013年7月,他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输了。但法院在判决中认为,“涉案推广链接符合《广告法》中关于广告的定义” .

  鉴于此,海淀区人民法院在给北京市工商局海淀分局寄送的司法建议书中建议,“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等上级单位或相关部门进行请示协调,形成工商管理系统内相对一致的意见,明确对百度推广项目的性质定性”。

  2015年,田军伟拿着北京一中院的判决书找到了海淀工商分局,仍然未予立案。

  这一次给出的理由是:“2008年分局就通过北京市工商局向工商总局请示过:百度推广算不算广告。2013年也专门请示了一次,但总局一直没有批复,所以不予立案。”

  此时,从2008年12月海淀区工商局第一次请示起算,时间已经过去了7年,距离田军伟第一次举报也将近4年。

  然而,田军伟与百度“死磕”得到的全部结果是:3次工商举报不予立案、2次行政复议无果,以及工商总局对百度推广是否属于广告,依然未有定性。

  2015年9月,几乎丧失了信心的田军伟决定直接向工商总局举报百度。对方很快就答复了:“针对你的投诉举报线索,我们将转至相关地方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处理。”

  “总局转给北京,北京又转给海淀”,田军伟的举报陷入了死循环。

  认定百度推广是广告,有多难?

  就这样,“心怀隐忧”的雷闯、“陷入死循环”的田军伟,以及“对互联网虚假医疗广告深恶痛绝”的30多家健康类公益组织,终于决定走到一起。

  “联盟”的诉求,其实很简单:希望认定百度推广是广告。

  然而,这并非易事。调查组对百度公司提出的整改要求并未认定百度推广属于广告。

  雷闯不禁追问,“究竟是解决不了,还是不想解决?”想起前段时间媒体曝光工商总局半年没发出一张商标注册证,说是“没纸了”,雷闯又觉得工商总局的行为“可以理解”了,“说到底还是态度的问题”。

  监管缺失之外,是法律的空白。在现行的《广告法》中,虚假广告是有明确的判断标准的。但对于互联网广告中第44条规定,“利用互联网从事广告活动,适用本法的各项规定”,这一条被认为太过宽泛。

  2015年7月,工商总局发布的《互联网广告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文简称《办法》)并公开征求意见中,第3条终于提到了“付费搜索”。

  《办法》中所称的互联网广告,是指通过各类互联网媒介资源,“以文字、图片、音频、视频及其他形式发布的各种商业性展示、链接、邮件、付费搜索结果等广告”。这一度让雷闯以为,看到了曙光。

  可是,征求意见结束已9个多月,《办法》至今依然难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台,也不知道出台后第3条是否还被保留?”

  “要解决百度推广中的虚假医疗信息泛滥的问题,光靠工商部门是不行的,需要国家网信办、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计委、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参与,并对相关制度进行顶层设计,才能真正地解决百度推广的问题。”雷闯说。

  1月22日,海淀工商局回复“正在调查核实”后,“联盟”尚没有收到进一步回复,至今已超过90日的法定期限。

  5月3日,雷闯向北京市工商局提起行政复议,要求其责令海淀工商分局,立即对举报做出处理决定并告知处理结果。

  今天,雷闯得到工商总局回复表示:“搜索竞价排名是否属于广告一直处于争议之中”,此前起草的《办法》“待完成相关程序后将正式公布”。

  雷闯告诉《工人日报》记者:“我们接下来考虑起诉工商总局。”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