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这场招聘会,为武钢量身订制!  

2016-03-21 15:04: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6年03月21日 01版)

  本报记者张翀本报通讯员胡文辉吴志武3月19日上午,在武汉武钢体育中心举办了一场主要针对武钢职工的大型招聘会。原定于9时半开始的专场活动,提前20分钟就爆棚了。

  这次招聘会由武汉市总工会、人社局和武钢集团工会等部门主办。现场有330多家企业提供96个工种,共1.2万多个招聘岗位。武钢集团下属厂矿职工组团参与应聘,身着黄色工装的武钢职工在招聘会现场格外显眼。当天,现场求职登记5098人,意向成交2017人。

  已48岁的原炼铁厂安环科测尘工潘镜冰,在武钢工作了30年。面对集团做出的人员优化决定,她倍感压力。在厂里,潘镜冰属于熟练工种,没有专业技能,如今上有老下有小,“想着要跟厂子道别了,经济压力、情感纠结,都让我心里憋得慌”。

  直到3月19日,她在活动现场看到了技能培训,情绪才缓和了一些。“我们有了技能才能二次就业,才能解决眼前的困难。”

  近年来,钢铁行业产能过剩,企业普遍亏损严重。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曾公开表示,在去产能背景下,武钢青山本部将逐渐减少产量;未来只能有3万人炼铁、炼钢。

  武钢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作为特大型钢铁集团,劳动生产率低、人工成本高是武钢当前面临的突出困难之一。在去产能职工安置中,除内部转岗、内部退养等分流方式外,武钢特意与武汉市相关部门联合举办了这次招聘会。

  年近50岁的武钢冷轧厂机电工陈智坐在一家测控技术公司展台前,详细填写个人简历。他对《工人日报》记者说,这家企业的招聘岗位与他现在的工作类似,待遇“高了不少”。26岁的普通机械工卢晓刚在招聘现场,属于年轻小辈,对武钢此次的人力资源优化工作,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焦虑和烦躁。“国企早已不是铁饭碗,只要有技术有干劲,到哪都能干出一片天地”。

  这次招聘会,用人单位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甚至主动放宽了年龄等条件。

  长飞光纤潜江公司计划招聘一批工程师等技术人员,为年底投产储备人才。一上午时间,他们就筛选出20多名合适人选。这家企业的人力资源负责人赖军说,武钢职工受过规范培训和管理,专业门类齐全,综合技术过硬,为此“我们特意提供有吸引力的工资待遇,放宽年龄限制,下周就进行面试”。

  湖北恒昌船务工程有限公司的招聘负责人也表示,正是看中了武钢工人过硬的技术和团队合作精神,所以才特地赶来开设招聘展台。

  《工人日报》记者注意到,招聘现场不乏富士康、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通用等知名企业。

  在招聘现场,来了培训,来了岗位,还来了创客。此次,武汉市总工会首次与武汉·中国光谷创客联盟携手,将创客带进了企业。有着数以百计的劳模、职工创新工作室的武钢,还有专门致力于职工创新的武钢工人科技园,在15个创客空间集群看来,是未来良性对接的坚实基础。

  “让职工变创客,在本轮企业去产能过程中,必将以武钢为样本走出一条独特之路。”创客联盟负责人告诉《工人日报》记者。

  “武钢将进一步借助政府搭建的就业供需平台,积极面向外部市场,主动联系用人单位,尽力寻找更多的工作岗位,输送更多的人员参与地方经济建设,保证每一位有工作意愿的武钢人都有工作可做。”武钢集团副总经理刘翔表示。

  武钢本次需要优化的职工年龄在40岁至50岁之间的占到了70%,像从事检验工、机械工等这类一线工种的职工占到了90%.武汉市人力资源市场主任、国家高级职业指导师李永洪认为:“他们绝大多数都在一线工作,多少有一技之长,相近相邻相关的岗位都能胜任,这样针对性强的活动起到了双赢的效果。”

  “这次招聘是为武钢量身订制的活动”,湖北省总工会副主席、武汉市总工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李丹芳说:“市总工会将进一步发挥桥梁作用,未来3年围绕‘三去一降一补’企业,重点推出小额贷款创业扶持一批、技能培训帮扶上岗一批等‘六个一批’扶持措施,实践好‘产能要去职工饭碗不能丢,并且要争取让他们拿上新饭碗’的要求。”

  《工人日报》(2016年03月19日 01版)

  本报记者柳姗姗彭冰被央视3·15晚会曝光后,网络订餐平台“饿了么”连日来遭到各地食药监局紧急查处,同时也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实际上,近两年来,随着网络餐饮外卖这一新兴业态的迅速发展,种种令人忧虑的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成为既影响行业发展、又损害公众利益的民生大问题,并对政府监管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

  “餐饮O2O,让互联网成了交易平台,可为消费者提供更加便捷的信息和服务,以线上带动线下的营销方式,是餐饮业发展大势所趋。”吉林省餐饮协会秘书长张庭惠介绍,我国餐饮O2O自2014年开始快速发展,市场规模连续两年增幅超过50%,预计到2017年将达到2000亿元。

  记者近日采访发现,伴随着强劲的发展势头,在网络外卖平台日趋白热化的竞争中,各种问题也越来越突出。

  登陆“饿了么”“美团外卖”“淘点点”等平台,一张张精美的图片让人应接不暇,乍一看家家餐厅都是“高大上”,但细看就会发现,很多餐厅的地址模糊不清,有的只写城市名,有的虽有路名却未标注门牌号,而且很多没有合作餐厅营业执照及卫生许可证的公示。

  信息不透明的背后,是食品质量的无保证——按照手机网络订餐APP上的信息,记者实地走访发现,有些店铺在其网络平台标注的位置根本找不到,有的则隐藏在居民住宅内,餐厅招牌与网络注册店名不符、店面卫生脏乱差等情况屡见不鲜。

  比如,在某订餐平台上,长春市一家“台湾便当”销量名列前茅,每月约有近500个订单,且有近400条网络好评。但记者按图索骥找到该“人气美食”店时发现,其店面尚不足20平方米,用餐区只有两张小桌,墙面、地面处处发黑,布满油渍,唯一可证明其“从业资格”的只有墙上贴着的一纸卫生许可证,但因沾满油污无法辨认字迹。不过,其餐品价格着实便宜,最贵的一道菜仅16元。

  一位高校学生告诉记者,他们学校附近的“黑作坊”都能加盟网络外卖平台,食品卫生安全问题可想而知,他们只能用“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自我安慰。

  多位受访者对记者表示,有过“吃到盖盖虫”、“菜忘放盐”、“吃完拉肚子”等经历,但鉴于网络订餐饭菜价格不高,维权又麻烦,他们并未维权,“记住下次不点这家就行了”。

  去年下半年,上海消保委曾对9家网络订餐平台上的100家餐厅进行消费体验调查,结果显示,超八成证照不符,其中“饿了么”的证照符合率甚至为零。有店家甚至宣称“不惧媒体曝光,只要重取店名就能重新注册上线”。

  “市场乱象纷呈,很大原因在于网络订餐平台对加盟商家疏于资格审核,部分推广人员为提高业绩,配合商户进行虚假申报,甚至默认无照经营的黑作坊入驻。”一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餐饮O2O作为新兴业态,相关监管制度本不完善。此外,网络交易平台层出不穷、外卖店频繁更名等问题,也为执法者出了一道社会治理新课题。

  据了解,去年10月1日我国正式施行的新《食品安全法》,首次将网络食品交易纳入监管范畴。该法明确规定: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对入网食品经营者负责,应对入网经营者实名登记、审查许可证,如果使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第三方交易平台应当与食品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如果餐饮O2O企业只致力于跑马圈地,‘丰满’自身网络订餐平台,而不负责任,疏于审核合作餐馆的资质,忽视更为本质的品质链条,无异于饮鸩止渴,最终会导致消费者用脚投票。”张庭惠表示,只有网络平台主体自我约束到位、群众监督举报到位、政府部门严格执法管理到位,三者共同发力,才能保护好网络订餐者“舌尖上的安全”,促进这一新兴业态的健康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