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加班楼里的苦涩青春  

2016-02-28 15:3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6年02月28日 01版)

本报记者 朱林

编者按

根据中山大学社会科学调查中心于去年年底发布的《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2015年报告》,2014年全国劳动力一般周工作小时数约为45小时。这一数据高于《劳动法》中“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工时制度”和《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中“每周工作时间为40小时”的相关规定。

事实上,高强度加班,不仅损害了员工权益,对企业的长远发展也不利。对于80后、90后员工而言,选择企业,不仅只看重薪资,也会看重包括休息时间、健康保障、尊重感在内的其它条件,长期加班,最终会让员工对企业失去归属感。

对于企业而言,通过优化管理机制和运营模式,可以在避免员工加班的同时,提升企业的生产效率,对企业转型,也有助益。

对就职于北京一家景观设计公司的李佳来说,春节假期结束回到公司,又将面临无休止的加班。“人在职场,身不由己。经常加班到凌晨一两点钟。”她所在的公司,在五道口附近租有办公楼,即便后半夜,大楼灯光也很少熄灭。

滴滴出行曾推出名为“北上广深票选PK吸血加班楼”活动,北京的百度大厦、东方广场东二座、希格玛大厦等都名列其中。这些写字楼里的年轻人,为了房租,为了生存,也为了梦想,有人面对,有人坚持,有人逃离……而在这些加班楼里办公的企业,很多是被资本市场追逐的宠儿,公司创始人及高管,被奉为成功榜样。

“吃喝拉撒都在公司解决了”

“加班早成家常便饭。”李佳告诉《工人日报》记者,由于经常是当天给项目,第二天交方案,只能靠加班完成任务。她印象最深的一次加班,是去年公司接了一个老板很重视的项目,为了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项目,她连着两个晚上通宵加班,“吃喝拉撒都在公司解决了”。

工作之外,李佳很难有自己的生活,因为时间都被加班占据。“睡眠严重不足,而且又担心第二天再加班,所以到家就睡觉。”李佳坦言,最近半年只见过一次朋友。加班带来的不适,她已经从身体上感受到了,平时气色不好,容易生病,经常感冒。

事实上,白领工作者已经成为加班的主要群体之一。在工作日的22点至24点,京沪广深的办公楼集中区,打车需求热力图往往是飘红状态。即便在后半夜,出租车依然能在楼群中很快找到身着西装革履、一脸疲惫的下班者。该时间段北京打车需求量最大的10大区域中,国贸、西二旗、中关村位列三甲。而距离国贸不到1.5公里的大望路地区,同样是打车需求热力图飘红的地方。

赵梦然就职的互联网公司,就位于大望路万达广场。夜里下班后,她会跟同事在路边小摊吃夜宵。这座万达广场是一座民用和商用综合体,有不少小企业入驻。“这里加班情况还是很常见的。我们隔壁是做电商的,经常是我们夜里加班下班时,他们的员工还在工作。”赵梦然如是说。

赵梦然在公司里从事新媒体工作,规定是上午9点半上班,下午6点半下班。“正常下班时候很少,一般是加到晚上8点才下班。事情多时,也可能加班到夜里12点。”

很多年轻人之所以能接受加班,是抱着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但一旦自己掌握相关工作内容后,离开,就成为很多人的选择,包括李佳在内,她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有人认为不加班不是好公司

王晓明,是把逃离想法变成现实的人,跳槽之前,他在北京的一家网站从事纪录片编导工作。“早晨8点半上班,晚上5点半下班,加班超过3个小时才算加班。”王晓明说,编导工作累就累在除了拍摄,还要剪辑视频。忙起来,就不知道几点了。“但会赶在晚11点地铁停运前回家,因为加班打车公司不报销,舍不得打车。”

跳槽之后,王晓明感到,比加班更可怕的,是职场内已经形成一种畸形“文化”:不加班的公司不是好公司,不加班的员工不是好员工。他目前的办公地点,是在望京SOHO。在一份名为“北京加班大厦实时排行榜前100名单”中,望京SOHO T2、T3、T1三座写字楼分别名列第19、31、52位。

晚上7点,记者在望京SOHO T2写字楼里走访,在该楼第19、20层是移动社交软件陌陌的公司所在地,透过玻璃窗,记者发现有相当多员工仍在电脑前工作。王晓明告诉《工人日报》记者,望京SOHO入驻的企业很多,诸如百合网、陌陌、向日葵传媒等企业,类似这样的IT、互联网行业的公司员工,晚上加班非常普遍。

王晓明现在的东家是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位于望京SOHO T2写字楼的三层。他平时加班并不多,在他看来,加班与否,跟具体从事的行业、岗位关系很大。

“像我们公司,总不能大半夜去联系客户吧。再者,我在公司负责品牌推广,晚上并不需要加班。”王晓明告诉记者,一个搞软件开发的朋友曾跟他说,“搞软件的公司,如果不加班,它就不是一个好公司。”

“公司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化’,到下班点谁也不走,比着加班,谁走就是‘不勤奋’,其实有时是在拖着时间做事情。”在一家公关公司工作的方女士告诉记者。

有很多理由不给加班费

“公司不打卡,没有加班费。小公司嘛,有理由说自己制度不完善。”赵梦然告诉记者,她有一个女同事,刚入职不久,还在实习期,只能拿实习工资。女同事住在燕郊,由于加班,每天都得晚上8点以后才回去,只能跟别人拼车。“公司发的工资,都不够小姑娘每天拼车。”

“公司名义上是有加班费,或者可以用加班时间倒休,但是,谁提出来,最终就会被孤立,最后不得不走人。”方女士坦言,“新人进来,公司会教育他们,说这个行业就是加班,公司内加班越多的提升越快,老板也会鼓励大家,说什么35岁以前玩命赚钱,35岁以后日子就好过了。”

王晓明也坦言,跳槽前高强度的工作,并没有给他带来相应的收入。“加班超过3个小时才算加班”的制度,界限并不明晰,实际操作起来也很麻烦。“虽然经常加班,但说实话,我从没有要过加班费。”

在李佳看来,其实很多加班本可避免,比如用更好的制度提高工作效率。“在设计师和老板之间,通常会有一个中层负责协调,但公司不设这个岗位,也为了省成本。公司舍不得给加班费,更舍不得添人,而且明明没有那么多人手,也要接活儿,最终工作量超负荷,人手不够,效率也低。”

“频繁加班导致人员流动性加大,短期看企业省了钱,但从长远看最终受损的还是企业。”在企业任人事经理的白先生告诉记者,每年春节假期结束,很多企业就会面临人员更新,需要重新培训,因此所增加的培训成本和业务磨合成本,有时远超过加班成本。

加班成风,是对劳动者基本权益的不尊重

“写字楼里的年轻人没日没夜地加班,有的甚至连加班费都拿不到,反映的是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北京市劳动与社会保障法学会副会长、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法学系主任姜颖教授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加班成风,是对劳动者基本权益的不尊重,对于劳动权中的休息权,很多企业没有把它视为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虽然高强度加班侵犯了劳动者的权利,但这种事情往往不了了之,很少有劳动者为了加班维权。“其实劳动者最终还是要加班费,用钱去补偿,包括劳动者自身,对于休息权,都不是那么看重。”姜颖坦言,即使有个别劳动者提出这方面的争议,处理起来难度也比较大,拖得时间比较长,最终事情不了了之。企业得不到相应的惩处和法律的追究,劳动者只能放弃。

有人力资源专家告诉记者,企业原本有很多种可以避免让员工加班的措施,比如增加人手,减少承接的业务量,但为了利润最大化,企业不愿意增加人力支出,也不愿意放弃到手的业务。“有的外企,海外总部加班情况并不多,因为在当地,让员工加班的综合成本非常大。但在国内的分支机构却加班成风,因为员工加班给企业带来的利润,远大于企业为此支付的综合成本。”

从望京SOHO往东南方向望去,不远处是两家巨头外企的大楼——微软大厦和戴姆勒大厦。晚上9点许,记者在结束采访离开望京SOHO时,这两座大厦依旧灯火通明。

“我们国家的现行法律关于加班的规定,其实是比较明确的,之所以加班仍旧严重,在于很多规定没有落实,相关部门要加强监管的力度。”姜颖说。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