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离土离乡的人们,渐行渐远的亲情   

2016-02-22 13:10: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6年02月22日 07版)

  本报记者 兰德

       华曾几何时,不管你是独生子女还是多子女家庭,我们总是记得,或是伯父,或是姨妈家的哥哥、姐姐或者弟弟妹妹,构成了儿时亲密无间的情感体验。他们,曾是玩伴,是一起成长的兄弟姐妹,但异于我们的父辈,我们长大成人后,各自离开故乡到他乡奔前程、讨生活。每当年节回来,本是欢聚的时刻,却愈感这份同龄人间的亲情日渐疏离。

  日渐疏远的亲情工作,婚姻,求学,任何一个理由都可能让我们远离乡土。

  王俊峰(化名),今年29岁,大专毕业后在北京工作4年多的他,每年都会回河南老家和家人团聚。因为父亲兄弟姐妹多,他仅堂兄弟就有9人,儿时都在一个村里住,一起上学,一起放牛。后来,由于各自离开村庄到了不同的地方工作、生活,彼此一年见不上几面。

  “大家平时很少有机会交流,联系也不多,春节聚在一起,每年都是老话题:啥时候结婚?工作咋样?寒暄几句,也就没啥可聊的了。”

  王俊峰大伯的大女儿前年嫁到了广西,是当地一所高校的大学老师,也是整个家族里学历最高的人。“今年春节堂姐没回来,我们就在微信里建了一个群聊。开始大家轮流发红包,相互拜年还很热闹,可堂姐显然和我们聊不到一块去,发了个红包后就不再说话。”

  来自东北农村的齐晓婷也向记者表达了她类似的感受:“和小时候抚养过我的姨还是一样的亲,可是和表妹却感觉有了隔阂。”她说,表妹大学就读浙江大学,毕业后工作和家庭都落在了上海。几年不见,今年春节终于和她见了一面。

  “我和她聊《芈月传》,她说她只看美剧,感觉我们越来越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齐晓婷说:“要我自己解释,主要还是常年不见面,交流少,不生疏才怪。”

  堂亲、表亲?兄弟姐妹们,不再像父辈那样保持着大家庭的人情往来。甚至,原本生活过的村庄都开始陌生。

  李民强,来自河北张家口山区的农村,同样是经过刻苦读书,他才走出了祖上多少年来都没离开过的山沟沟。

  “每次过年回去,看到的是村里的老人越来越少,年轻人也越来越少。老人们相继离世,而年轻人们都相继搬出山里到城镇谋生。”他说,每到过年回到老家,都发现这个他原来熟悉的小村,变得越来越陌生。“一茬又一茬的小孩出生,当他们随着他们的父母回到这里过年时,很多不认识我了。”回忆儿时,300人的村子都是熟人,而现在,他却成了陌生人。“好多同姓的兄弟姐妹的孩子,我也都叫不上名字。而孩子们也只有当他们的父母介绍时,才怯生生地说一句:叔叔好。”

  流动导致的情感疏离故土亲情淡漠的背后是人心不古?还是大家都开始变得喜欢怀旧?

  在从事农村研究的青年学者吕生看来,随着市场力量不断向农村延伸,吸引农村劳动力向城镇流动已成为必然。在这一过程中,农村社会的家庭观念和宗族力量开始被不断削弱。

  “传统社会,农村是生活期间的成员的能量之源,婚丧嫁娶都在此完成,亲属与家族为个人的发展和生存提供了完整的社会支持。而现在,人们依托于工作、求学和婚姻,不断地向城镇流动,传统农村的社会支持被取代,人情的支持功能在不断减弱。”吕生说。

  “因此,当乡土社会之上的乡土文化被不断消解时,我们理解的传统的亲情与人情势必发生变迁,生于其间的个体,不再依靠家乡的父老,而是依存于他们工作的单位、新的组群。”

  吕生进而阐释道,乡土社会能提供给我们完整的社会支持,而这种社会支持的表现之一即为亲属之间的人情往来与亲密关系。当青年一代,不再需要也不能从生养他们的农村获得社会支持之时,亲情的这种纽带作用减弱了,进而人情也会淡漠。社会流动导致原本共同生活的人们交往的疏远,村庄因此成了空洞的故乡,与我们的当下和今后的生活不再产生瓜葛。这表现在年轻人们不再参与村里的共同仪式,拜年、问候也因地域的阻隔,少了面对面的互动。祭祖、磕头,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神圣感,甚至已经渐渐消失。

  人情功能的变异在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教授贺雪峰看来,当下农村社会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人情异化,“比如湖北洪湖和湖南桃源都出现了村民借人情谋利的现象。”他认为,本来人情是一种互惠,在村庄熟人社会中,遇到婚丧嫁娶等人生大事举行仪式,人情往来既是公共告知,又可以筹到急需资金。但现在,人情的这种功能已经发生了变异。

  “当前中国农村,一方面存在巨大差异,另一方面现代化的快速推进,尤其是大量农村人口流出农村进城,使得村庄的边界大开,过去规范村民行为的诸多地方性共识受到了剧烈冲击,不同区域的农民正以不同的速率、方式,共同向人际关系理性化迈进。”贺雪峰分析。

  面对农村社会人情的异化,我们该悲观吗?民俗学者程德兴有不同看法。她认为年轻一代的亲情与血脉观念不比父辈,这很自然,但却不必悲观。“近年来,在福建、广东、河南的一些地区,兴建宗祠和修族谱的现象出现了复兴,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乡土文化依托于宗族、亲属、血缘和地缘的基础在回归。仪式的回归是可喜的,因为仪式本身是具有将亲情和家族观念传给新一代的教育功能的。”

  90后的陈燕飞是安徽霍山人。她说,从上大学开始自己就已经离开故土,直到现在研究生毕业在南京工作,但对家乡亲人之间的感情却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加浓烈。虽然每年只能回去一两次,但和生活在乡下的伯父、堂兄堂弟们关系却并没有生疏。“老家,虽然不再是我生活的地方,但那里有我的父亲,有我外婆的坟茔,仅此,就足够让我不会忘记还生活在那里的亲人。”她说。

  对于李民强来说,这次春节返乡对他触动很大:“一起长大的弟兄们不能就这么慢慢疏远了。”春节假期结束后,返回北京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建了一个微信群,并将村里同姓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都拉了进来。

  几经斟酌,他将群聊的名称取为:“老李家的兄弟姐妹们。”

  《工人日报》(2016年02月21日 01版)

  本报记者 车辉编者按今天是正月十四,春节气氛渐散。曾经的春节团聚,一家人围坐一起嘘寒问暖,谈尽一年的酸甜苦辣;进入当下,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却各自低头看着手机,交流的话题,也变成谁抢了多少红包。

  为了抢红包,多年不联系的老同学建了群,见面没话题的老邻居建了群,通过微信红包,通过互联网,又聚到一起。但离开了互联网,离开了红包,又形同陌路。互联网和红包到底是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还是更远了?真的是一个难以判断的问题。

  其实,不管信息交流工具如何变化,人与人之间最本质的感情并不会改变。不管是把压岁钱包在信封里,还是装在微信零钱里,都寄托着我们对其他人的挂念,这种挂念,超越时间和距离。

  所以,有的时候,耐心教会家中老人如何用微信,比发给他们红包更有意义。

  2月16日,微信官方突然宣布,3月1日起将对微信的零钱提现进行收费。此举一出,议论纷纷,很多人此时的零钱余额,还多是春节抢的红包。

  春节抢红包,从2014年至今,已有两年时间。人们在走亲访友时也不忘低头看手机,互发红包,互抢红包。举目望去,红包的广告鳞次栉比。电视里的春晚也带着亿万观众一起抢红包。一些人似乎已经到了“悠悠万事,红包为大”的程度。

  喧嚣过后,作为推手的几家互联网公司争相晒出自己的数据。

  腾讯称,大年三十当日微信红包的参与人数达到4.2亿人,收发总量达80.8亿个;QQ红包的总用户数为3.08亿;支付宝则宣布,在央视春晚投放出8亿元支付宝红包,支付宝“咻一咻”互动平台总参与次数达到3245亿次……

  这些数据对国人有什么意义?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留下什么启示?

  微信红包创意来自压岁钱红包的背后推手是目前在中国风头正劲的几家互联网公司。其中争夺最为激烈的是支付宝与微信,他们背后是阿里巴巴和腾讯。

  阿里巴巴的优势在于支付,腾讯的优势在于社交。双方均想扬长避短,攻击对方的核心优势。

  一位见证者说,这几乎就是短兵相接的战斗。双方都互相借力,又互相防范。今年,支付宝推出了裂变式的红包,意图来打通社交链条。而微信则用“毛玻璃”的功能来继续绑定用户的银行卡。你来一招我回一式,竞争惨烈。

  不妨回顾一下红包大战历史。战斗打响在2014年春节期间,被马云称为“偷袭珍珠港”的微信红包2014年春节期间在微信朋友圈突然爆发——腾讯工作人员对《工人日报》记者表示,中国人的红包习俗与压岁钱息息相关。清人《燕京岁时记》写,“用彩绳穿钱,编作龙形,置于床脚,称作压岁钱。”古时给孩子压岁钱的形式有彩绳穿钱,也有红纸包钱,有避凶趋吉的祝福之意。

  腾讯旗下的财付通部门在此思路下发明了手机红包,只要你是微信用户,同时把微信和银行卡绑定起来,就可以参与抢红包和发红包。

  于是一夜之间,腾讯利用其社交优势,通过鼓励朋友之间发红包绑定了无数用户的银行卡——而这是支付宝用了几年才做到的事。

  实际上,支付宝比微信更早发明了红包,支付宝钱包里的红包由于缺乏社交功能,因此只局限在内部工作人员互相发放。而微信基于熟人圈的社交功能让微信红包大热。

  对于当年微信红包意外大热,马云在阿里巴巴开发的社交工具“来往”上表示,腾讯的“微信红包”如同“珍珠港偷袭”,计划和执行完美,让阿里巴巴教训深刻。

  从单纯工具到拓展平台打红包大战,两家各有目的。腾讯财付通一直拼命想在支付领域超越支付宝。而支付宝想的却是如何完成从支付工具到平台的转型。

  社交是支付宝想要补足的短板。因此2016年的红包之争,背后更多是社交关系链之争。而为了补齐社交短板,红包是支付宝不得不紧紧抓住的机会。2016年开始,支付宝频繁以各种礼包、红包的形式,让用户把关系链引入支付宝平台。

  利用这一契机,支付宝今年努力补足社交短板。1月23日开始,支付宝连续19天派发可裂变的商家礼包,鼓励用户将礼包发送给好友实现裂变。5天后,支付宝又使出了大招——福卡上线,用户只要从手机联系人中添加10位为支付宝好友,就能获得3张福卡。虽然其效果各方评价不一,但其对社交的进取心路人皆知。

  而利用红包这一载体,腾讯把QQ钱包、微信钱包接入更多境内外商户,加入民生、购物、理财、信贷、生活等更多支付场景,在线上线下与支付宝展开了全面竞争。

  由于微信的封杀,以福卡为契机,2016年支付宝向全体用户开放了个性口令红包——支付宝“吱口令”,复制口令后打开支付宝即可添加好友,好友间可以相互赠送福卡。

  显而易见,支付宝不愿继续做一个单纯的支付工具,而想成为平台。对腾讯和阿里巴巴来说,红包也是对各自创新能力、底层支撑、商业拓展的全面考验。

  在这场商业大战中,败者似乎是传统的手机短信运营商。工信部的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假期内手机用户消费了12780.3万G移动互联网流量,是2015年的2.6倍。而春节假期7天内,全国移动短信发送量累计达到139.6亿条,仅为2015年的三分之二。

  发短信拜年的习俗,已经被红包颠覆。

  全民游戏的“变与不变”

  商业竞争背后承载的是我们的世相。

  目前已经呈现的结果是,移动互联网的竞争,让中国多了一个新年俗——互联网红包,而且红包并没有随着春节结束而消亡,在各种玩法的刺激下,每到一个节日,两家公司都会推出红包活动。日常人们也会以红包作为社交工具与娱乐游戏。

  很多人通过红包完成了互联网的启蒙,第一次学会了网络支付与发红包。这一方式更带动了亿万商家投入巨资进行广告投放。

  对于红包大战愈演愈烈,社会上也开始进行讨论和反思。

  有舆论认为,红包体现了国人的人情冷暖,多数情况下,一片哄抢之下,彼此联络了感情,从陌生走向熟悉,从熟悉走向亲近。这是金钱遇到移动互联的热恋,是一场过于追求物质的节日狂欢。

  但更令人惊喜的是,在曾经被认为“谈钱色变”的文化底色里,抢红包没有疏远大家的情感,却促进了人们的感情,特别是带动了互联网企业一直不想挖掘的老年市场。因为父母发现,这是和儿女共享欢愉、一起游戏的幸福一刻。在学抢红包的过程中,很多父母发现,现在竟有如此多高科技通讯手段可以迅速拉近和远方儿女的心灵距离,于是,在思念的强大力量下,很多没有学会使用word的年迈老人,硬是学会了使用移动互联网,学会了发红包……

  “不管你是喜欢还是质疑,红包目前几乎成了全民游戏。这里面有人情冷暖,有商业之争,也有世间百态。未来红包大战会持续,将不仅仅是商战的平台,更将是社会价值的体现与折射。”社会学家夏学銮表示,“红包大战承载的也是世相,这也正是其吸引力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50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