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看不见”的工资卡   

2016-12-29 15:3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6年12月29日 05版)

  本报记者 张翀

  岁末年关,讨薪再成社会热点。为了确保农民工工资发放到位,各级政府部门一直在重拳整治欠薪难题,其中,实名制工资卡就被认为是治本的利器。

  可是,《工人日报》记者连日来采访发现,在武汉多处建筑工地上,农民工却见不到这张工资卡的身影。

  工资卡,你有吗?

  今年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进一步明确,推行银行代发工资制度,分包企业负责为招用的农民工申办银行个人工资账户并办理实名制工资支付银行卡。

  实际上,在湖北,2013年12月工资卡就已经出现。当年,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联合湖北省人社厅、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提出了建立以银行卡为载体的农民工工资实名发放机制的构想,并以中国工商银行湖北省分行建筑灵通卡为载体,选择中国建筑第三工程局在武汉市内的部分建筑工地,试点发行农民工工资卡,逐步推动实现建筑领域农民工薪资发放的透明化管理。三年来,湖北松滋籍农民工雷正直一直在用这张卡,“每个月的工钱结算后直接打到卡上,很方便,明细一目了然。”身为一名“80后”,雷正直很享受同城里人一样的卡式生活。

  不过,并非所有的农民工都像雷正直和他的工友一样幸运,很多农民工手里并没有这样一张卡。

  在工地鳞次栉比的武汉,《工人日报》记者连日来走访了十家不同规模的建筑工地,发现真正使用工资卡月结工资的工地占比并不高,甚至在同一家工地里,因为分属不同的劳务队和劳务公司,是否使用工资卡的情况也不尽相同。

  在汉口后湖地区,一排排院墙里,是来自各地的劳务企业和劳务工人的天下,中午一放工,戴着安全帽的农民工们步出工地,他们满是疲惫的脸上并没有掩饰对于收入的憧憬。

  “工资卡?没听说,银行卡是有的,我自己办的!”来自河南信阳的老蔡面对关于工资卡的询问一脸茫然,“工钱一般是一年一结,如果工程完成得早,就当时结算。”老蔡跟着现在这位包工头已经在外务工将近20年,他对工头很信任,“我们两家祖上是亲戚关系,才跟着他出来干,工钱都是他结算,很放心。”

  当然,这种信任并不能杜绝欠薪,几十年的打工经历中,老蔡和工友曾经遭遇过多次欠薪,“有的钱到现在都没追回来,人家不给,工头也没办法,我们也慢慢理解了。”在老蔡看来,工头和自己是利益共同体,遭遇了欠薪,工头也不好过,至于有无工资卡,似乎在他心中并不是很重要。

  在武昌一处市政重点工程现场,因为工程量大,数家建筑单位分别中标不同标段,而不同的建筑单位又分别合作了不同的劳务公司,“各家管理不一样,我们有工资卡,他们就没有!”襄阳籍钢筋工老关告诉《工人日报》记者,他所在的劳务公司实行了实名制管理,通过门禁系统监督记录工作量,劳务公司和总承包企业一起核算每月工资,再打进老关的工资卡里。

  临近的标段里,十堰籍农民工小刘就不是这样来考核了。“每天上工下工到工头那里签到,不论工程干没干完还是换工地干,工钱都是一年一结,每个月定额1500元生活费,在工头那里支取,也就是记个账,有时是现金,有时给饭票,不论哪个方式,年底结算总工钱的时候,都是按现金扣出来。”

  但是,按照相关法规规定,工资不得以任何其他形式替代,包括饭票。近年来,武汉已经查处多个工地使用饭票抵工资的情况,但这并没有影响小刘的看法,“要是找不见工头了,只说工资在卡里,那心里还不踏实呢!”小刘的一位工友曾在一家使用工资卡发薪的劳务公司干活,年底为了查余额曾经站在取款机旁长达6个小时,直到确认钱到账了,取出现金揣进腰包,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看不见”背后的现实困局

  长江日报公益律师团负责人冯劲松介绍,建筑业体制改革以来,大型建筑企业甩掉低端生产资源而专注于项目管理,不再保有固定的生产建筑工人,全部依赖专业建筑分包队伍和劳务公司,这样,农民工也就从某种程度上失去了同建筑企业之间的紧密联系。为揽到工程,挂靠资质、层层转包、层层垫资时有发生,加上建筑行业农民工流动性大,实名制工资卡等管理难度也比较大。

  湖北省相关职能部门坦承,这确实是管理中的难点。“建筑领域依然是发生欠薪的重灾区,占总数的46.9%.”12月8日,湖北省住建厅负责人在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挂靠资质、违法转包、垫资承包,是建筑领域欠薪高发的主要原因,被喻为建筑业三朵盘根错节的“毒花”,其互相交织,困扰了实名制工资卡的推行。

  此外,银行卡在异地存取款需要收取手续费以及农民工的固有观念等因素,也影响到实名制工资卡推行的效果。在一家大型央企的建筑工地上,工程总承包方要求包工头施行实名制工资卡管理,可包工头表示,农民工不愿意使用银行卡结算工钱,要求现金结算,工程总承包方遂要求工头实名制制作工资表,按月由农民工本人持身份证领取工资,可是,农民工们每个月领取了现金后,立即交给包工头,包工头表示是为了统一管理,其中还包括农民工的生活费等,结果,工程完成之后,包工头因为个人债务卷款跑路,农民工只得滞留在项目部等待自己的薪水。

  工地远离市中心、农民工老家偏远、银行营业网点少甚至没有、取钱费劲等现实原因,都制约着农民工对于工资卡的接受程度。

  针对工资卡推行难题,湖北省人社厅副厅长陈金刚12月8日在该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依法规范企业工资支付行为,健全工资支付监控和保障制度,依法查处拖欠工资案件,推进企业工资支付诚信体系建设,加强建设领域工程款支付管理等五大工程,来推进以工资卡实名支付等手段为核心的农民工工资支付工程。

  良方还需配套措施

  作为根治建筑行业欠薪问题的一项长效机制,实名制工资卡无疑是集聚多项优势的良方,但在推广中,因重重困难导致农民工难以看见工资卡。

  第一个难题就是农民工的管理问题。在武汉,到底有多少农民工,这个数据无法准确统计,当地一位基层劳监部门负责人表示,对于建筑行业农民工的统计管理,主要依靠同级住建部门的工程备案管理逐一统计登记。“然而,有些小项目不备案,就难以进入视线。同时,每个建筑工地上都有20%的农民工是‘打短工’的,只在农闲的时候出来做一两个月,这样的也难以被纳入监管。”这位拒绝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坦言,“人都没掌握,或者掌握了还没来得及办卡就走了,怎么办?最后,还是只能把工钱发给包工头。”

  对此,武汉大学社会学家周运清教授表示,推行农民工实名制工资卡无疑是管理上的一大进步,但银行卡要真正办下来、发到手,让农民工看得见、用得上,背后还需要其他的配套措施。相关部门既要加大监管力度,也要通过各类宣传转变农民工及包工头的传统观念,从而让他们利用好工资卡这一有效手段。
  评论这张
 
阅读(67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