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如何读书才能改变命运?  

2015-07-13 16:1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5年07月13日 07版)
本报记者 欧阳
6月以来,媒体曝出了多份读书状况的调查。
其中一份数据源取自中学生的直观调查,结论说:功利性阅读盛行之外,因为微博、微信等平台的出现,使很多学生沉溺于浅阅读,“拿起名著、对话经典的深层次阅读越来越鲜见”。
在另一份针对特定对象——打工者的 “文学生活调查研究”也明确指出:打工者几乎不读打工文学作品,反倒是基于移动生活的便捷,微博、微信上流传的段子以及励志书籍和期刊受到更多的认同。
坦白说,所谓“对话经典的深层次阅读”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不太好把握,从调查结论分析,与学生功利性地沦为“教辅奴隶”相比,打工群体的阅读活动有更强烈的功利诉求。除去现实环境催生的阶层身份焦虑外,自古以来就弥漫在东方人头脑中的“读书改变命运”可以说居功至伟。
历史地看,确实不乏读书改变命运的个体,但是当我们扩大视野审视群类的时候,这种说辞未必成立。这是希冀改变命运的“打工者”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或者,换个角度,无论功利与否,您都需要思考,在愿景支撑下的读书,怎么样才能达成命运的改变。
打工者和读书童话
和西方那种“不择手段”、通过各种各样方式获得成功的叙事有别,文明古国充斥着读书改变命运的童话,在社会结构固化的数千年中,似乎只有读书才是底层进阶的出路。
放眼打工者这个群体,其本身虽然不是科学的界定,但在一般意义上,所指实际上是一个特定的“弱势群体”,与白领那样的“打工者”不同,他们在薪资待遇、社会福利、孩子教育,甚至是身份印记上都有明显的标记,虽然这个标记并不清晰。此外,在人们提及的打工者范畴中,他们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整体:有农村户籍,也有大学学士,有发达城市的青年,也有来自边陲的壮年,有小餐馆中的跑堂,也有巨型企业流水线上的制服人员……尽管如此,在当下的语境里,人们仍可以将之归到同一个队伍里:他们几乎是工薪阶层最底部的群体。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为了消解身份的焦虑,也为了未来更好的生活,他们希望脱离这个团队。尤其是新生代的打工者,即便是农村青年,与老一代的打工者,那些寄情乡土的父辈也不同,这些受过更好教育的青年不满足于过客的身份,他们并不想把旅途中的故事带回去讲给村子里的乡亲们,他们期望摆脱边缘的状态并在城市找到归属,在城市生根。
这种时候,读书改变命运的童话自然而然地染色了他们。客观说,并不是所有的打工者都读书,不过那些憧憬未来的人一定会读书,也许是功利的技术学习,也许是人文色彩的个人改变,甚至是悟道般的心灵慰藉。
就像中学生为了考上更好的大学甘愿做“教辅奴隶”一样,读书的打工者有着奔向更好未来的相似愿望,这无可指责。退一步讲,基于“书香中国”的考量,即使是胡乱看些字,只要是读书,无论什么书,都应该值得鼓励的。
问题是,对大多数想往通过读书以抵达彼岸的人来说,理想意义大于现实意义:现实中只有少数人才能通过那座桥梁,对大多数人而言,读书改变身份不是现实的道路。
那么读书还有意义吗?答案是肯定的。
读书是让凡俗的生活值得过
打工者应该读些什么书?这是一个愚昧的问题。
前些日子我给朋友传了一份书单,所列是当下最有影响力的50部哲学著作。没想到身为文化工作者的朋友回复说,谁关心那么深奥的东西啊,只有你们学哲学的才看。不错,也许有些书是写给特定读者的,但哲学书绝不是只给哲学专业人士读的。人们习惯上觉得某些人也有相对固定的读书取向,在文学评论界,甚或是一些媒体,曾经就有“打工文学”很受打工者欢迎的说法,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的“故事”,他们应该感兴趣,会像一般读者喜欢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一样。但据调查人士说“工人几乎不读打工文学作品”。
这不奇怪,虽然说打工者或许已经意识到作为群体的自我存在,但他们并不是同质化环境下的整体,或者像一些评论家所说,打工文学“更像是纯粹底层苦难的自我叙述”,那么,作为抗拒现实环境的阅读活动,规避那些“苦难”的重复当然就很正常。就南北遍布、城乡汇聚的打工者群体来说,试图探讨应该读什么书本身是荒谬的,某种情形下,甚至推测打工者喜欢读什么书都很离谱。
读书最好的选择无疑就是经典,不过人们似乎还没有发觉有打工文学作品跻身经典的行列。一般来说,阅读和职业学习是不同的范畴,同时当人们指向经典的时候,所指也并不一定就是文学作品一类。故而,不管是出于功利的目标,还是个体自我完善的修为,以及厚积对人、对生活以及社会判识的智识,多元化、宽泛的阅读内容选择才是渡人渡己的帆船。
需要强调的是,际遇“微传播”泛滥,我们应该学会通过吸取文化积淀的精华——书籍中的养分,来提升基本的判断能力,否则,不小心就会被引入歧途。举个简单的例子,前阵子就有“大师高论”在微信传播,说读书是为了摆脱平庸。疑问是什么是平庸?事实上如果真的有伟大和杰出的话,那也只是例外,真实的、值得过的生活都是凡俗的,大师所言不过是文明的碎片而已。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未必是读书的真谛,很多时候,真正的读懂一本经典著作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读书真的能改变命运吗?
莫言说文学只是讲故事,只是几乎所有的“故事”都干预受众的生活,如《平凡的世界》,很多人都视其为励志书,连潘石屹都出来宣讲当初这部书如何激励了他。
大约就是这样的一些传说积累,加上科举龙门和现在的高考,很多人相信读书改变命运。这是从常识意义来解读。理性看,这里面有很大的误读。长期跟踪工人族群、《学做工》一书的作者保罗·威利斯就很清楚地看到了之中的问题:文凭和证书(比如举人)并非要提升人们的社会地位,而是为了维护那些早已经居于社会结构顶端的人的优势位置。
无论事实是不是如此,通过某种手段(如读书)跨进“更高阶”的社会阶层,这样的思维实质上是一种反智逻辑,这种态度使得世界被分为不同的等级:脑力的和体力的,或者是体面的和卑劣的群体。
从打工文学作者的个人经历和感悟中人们能够体会到这样的命运改变,十年寒窗一朝中举也是同样的命运改变。然而,类似个体的转折掩饰不了等级高低的轮回:数千年来咱们的祖先就一直热衷于这样的“俯卧撑”,这不是文明的成果,不是读书的应有之义。
真正的命运改变必须是群类的。说句俗话,只有改变全人类才能改变无产阶级自己。“打工者、工人、农民”在可见的将来是不会消失的。而对个体的人来说,智识、能力必然是有高下区别的,强者就该高高在上吗?真若如此,试想,即便您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某一天,您的后代们会不会堕入祖上如何如何的尴尬地界呢?
阅读的终极目标不是个人命运的改变,不是逃离某个阶层,而是融入社会整体,是促成整个阶层、整个社会的改变,惟其如此,才能真正改变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