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儿童看病为何难?   

2015-12-06 14:5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51206 01版)

本报记者 朱林 姬薇

编者按

在北京的三甲医院,每一天都能看到两种人在院门口,窜来窜去的号贩子,还有带着孩子的焦急家长们,很多人操着南腔北调,凌晨时分就前来排队挂号。

他们中,有的的确是有疑难杂症,不得不抱着最后希望进京,但也有的,只是为查个视力,因为,“北京的大医院是最好的”。

县级医院的大楼盖起来了,医保也覆盖了,但人们对诊疗水平的不信任,依然导致扎堆就诊顽疾难解。毕竟,地方医学院最好的毕业生会争相赴京读研读博,一去难归,当地医生想看到一台北京医生示范的手术,也并非易事。

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的不只是分级转诊体系,更需要为基层医生搭建更好的规培体系和职业发展体系,而后者,绝非一日之功。

121日上午9时,PM2.5浓度达到456微克/立方米,已接近爆表。但在北京儿童医院,前来看病的人依旧是熙熙攘攘,医院一楼大厅里甚至可以嗅到空气刺鼻的味道。

刘艳华带着孙女妞妞(化名)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的草原上出发,买了无座站票熬了一夜到北京。背着行李,背着不能行走的孩子,爬到医院四楼,等待医生开门的那一刹那,她声嘶力竭地喊出一声,“奶奶快撑不住了……”

妞妞的家在草原上,当地县级医院治不了她的病。

这只是北京儿童医院平常的一天,平常的一个病例。每一天,这家医院挂号量为8000个至9000,高峰的时候超过1万个,其中七成左右来自外地。

《工人日报》记者为此深入北京多家大型医院采访,在记录儿童看病之难的同时,也试图寻找背后的原因所在。

席地而卧 , 凌晨挂号

在北京儿童医院大厅的楼梯处,《工人日报》记者见到了给孙女妞妞看病的刘艳华、刘艳荣姐妹。

8岁的妞妞患有儿童过敏性紫癜,由于肿痛,已无法正常走路,坐在地上的她鞋袜都已脱掉,脚上全是暗红色瘀点,有的融合成片,整只脚都是肿的。在记者与刘艳华交谈过程中,妞妞一直在呻吟、抽泣。

“她是疼的。”刘艳华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刘艳华来自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乌兰布统乡,孩子得病后到离家最近的县城医院,却被告知治不了。病不等人,孩子的病情越来越重。刘艳华、刘艳荣姐妹俩带着妞妞辗转到承德市围场县,又从围场县转车到四合永镇,由于事出紧急,只买到了去往北京的无座车票。

“头天晚上10点多上的车,今天早上5点多到的,现在还在办理手续。虽然住院手续办好了,但是什么时候能给孩子上药还不知道。”刘艳华一度哽咽,她想托关系,但来自草原上的她,根本找不到人。

上午10点多,所有的手续办妥后,“寻找”病房,又经历一番波折。由于看病的人实在太多,电梯需要等很久才能排上,奶奶决定背着孩子去四楼的病房。经过狭窄并且坐满患儿家属的楼梯爬上四楼后,却被告知妞妞的病房在另外一个区域。无奈之下,刘艳华只能背着孙女原路返回,再从另外一侧爬上四楼。

由于妞妞不能行走,只能由奶奶背着,带的行李又太多,记者也帮二人分担了部分行李。在从一楼到四楼折返两趟之后,记者已经满身大汗……

妞妞来京看病的事例并非个案,北京儿童医院大部分病患来自外地,由于多数家长给孩子看病心切,同时也担心病情延误,在来京之前并不会想到在网上提前预约挂号。所以外地患儿及家长来到医院之后,挂不上当天的号,只能席地而卧,或者凌晨来医院排队挂第二天的号。再加上是从外地赶来,对北京的就诊流程不熟悉,更增加了患儿家长的焦虑情绪。

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钟东波此前曾表示,2012年年底,北京儿科医生是1785人,一个大夫大概负责1089个孩子,按照美国的标准,基本上一个大夫负责750个孩子。如果按照这个标准算下来的话,北京缺口儿科医生将近1000人。

这个平均值,尚未包括大量来京就医的患儿。事实上,北京已经是全国儿科资源最为丰富的城市。由于收入低,工作累,儿科成了医学院学生避之不及的科室。据了解,由于多数医学院校儿科专业停招,10多年来中国的儿科医生仅仅增加了5000名。

儿科医生缺口达20万人

外地患儿来京就医,原因在于当地医院规模小、技术差,部分医院普通的儿科重症监护室都没有,一些基本的检查项目也做不了,更看不了疑难杂症。妞妞患上的儿童过敏性紫癜,并不算特别难治的病症,但当地县城医院治不了,只能来京医治。

在北京工作的徐女士告诉记者,有一次,老家亲戚的孩子喉咙里卡进了鱼刺,在当地县城医院被告知需要全身麻醉,在喉咙处开刀才能取出。后来,孩子到北京儿童医院后,医生不到5分钟就把鱼刺取了出来。这次经历,让徐女士更深地体会到普通医院与北京儿童医院医生水平的差距。

有耳鼻喉科医生告诉记者,在北京的医院,取鱼刺是耳鼻喉科最平常不过的门诊病例。

事实上,不仅地方县城的医院,即便是北京的非儿科专科医院,也并不受患儿家长的认可。121日和2日,记者分别走访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和总政机关门诊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儿科位于主楼侧面,整个儿科只有一条狭窄的走廊,儿科病房里多是正在输液的患儿。而总政机关门诊部,儿科只有一间房间,门还是紧闭的,包括儿科在内的整个二层都空无一人。

徐女士表示,给孩子看病,自己更相信儿童医院、儿研所等儿科专科医院,“在技术、资源等方面,二级、社区医院与这两所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徐女士的态度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的观点。

有专家表示,家长现在对孩子越来越关注,家长更愿意带孩子到大医院或是儿科专科医院就诊,连感冒、发烧等常见病,也习惯于带孩子跑大医院。但这一习惯客观上加剧了儿童看病难。

另一方面,我国儿科专科医院数量难以满足当下儿童健康的基本需求。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仅有68家儿科专科医院,仅占全国医疗机构的0.42%,主要分布在经济发达的大城市。县级以上的行政区域超过2000个,而县级妇幼保健院共有1625家,平均每县不足1家。全国儿科床位25.8万张,仅占全国医院床位数的6.4%

据《中国卫生年鉴》统计,在2012年全国分科执业医师构成中,儿科执业医师仅占医师执业类别的4.3%;另有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平均每千个儿童只有0.43位儿科医师为他们治疗,而美国平均每千名儿童则拥有1.46位儿科医师。若以此标准衡量,中国儿科医师的短缺数至少达到20万人。

培养一名硕士学历的医生,从大学入学到规培结束,需要10年左右时间,方能独立出诊。而成为一名经验相对丰富的医生,需要的时间更久。

分级诊疗体系缘何滞后

多数患儿家长只相信儿科专科医院,从而形成扎堆看病的状况。数据显示,前往大医院就诊的患儿,接近7成的患儿所患病为感冒、发热、腹泻等常见病,仅有3成左右是真正需要专家诊断的疑难杂症。

北京市卫计委曾明确要求2011年底前,二级及以上综合医院必须设立儿科。但直到今天,患儿家长对综合医院的儿科认可度仍旧不高。这种情况下,自然导致儿科专科医院就诊人数增多,医务人员不堪重负。

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全面二孩”实施后,儿科的需求量将增加。仅北京市一地,自20142月正式实施“单独两孩”政策,至20151031日止, “单独两孩”申请数和办证数分别为55851例和50845例。

在北京协和医院儿科主任宋红梅看来,儿内科疾病的诊断和治疗,综合医院没有问题。综合医院儿科有综合医院的优势,相关的成人科室以及更全面和高水平的检查手段可以给儿科很好的技术支持。有必要对百姓进行医疗资源分布知识的宣传,使其能够更准确合理地选择就诊医院,减少就诊过程中不必要的周折。

有专家指出,按照分级诊疗的合理构成比,基层医疗机构应解决80%的常见病,三级综合或专科医院的专科医师解决20%的疑难杂症。在目前的情况下,多数儿童患病,家长都会首选儿童医院、儿研所等儿科专科医院或者知名三甲医院的儿科,而不是二级、社区医院。

在此前提下,推行分级诊疗就显得尤为必要。专家建议,应在提升基层医疗机构儿科建设的基础上,完善儿科基层首诊制度,尽可能引导家长在孩子患常见病时,首选到基层医疗机构看病,从而疏解到大医院儿科看病的人群。

全国政协委员鲍义志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提交的关于儿童看病难问题的提案中,曾指出儿科医师短缺问题。鲍义志指出,1998年教育部对《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进行了调整,儿科专业于1999年起减少招生,由此削弱了儿科医师的稳定来源,儿科医生后继乏人。再加上儿科专科医生培养周期过长,儿科医师短缺严重。

对此,鲍义志建议“在保证教学质量的基础上尽可能扩大儿科学专业招生规模,同时大力扶植条件成熟的院校增设儿科学专业,并在诸如就业分配、人员培训等管理体制上有所突破,从根本上解决儿科后备医师来源的问题。”

他还建议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要重视儿童患者诊疗需求,切实加大经费投入,加强组织领导,制定具体措施,加快儿科医生队伍建设,支持医院儿科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40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