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今天,该怎样“管”律师 ?  

2015-12-12 18:4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5年12月12日 06版)

本报记者 卢越

“我想出国休个假。”“你上报了吗?”

这是律师张爱东在微信朋友圈里的调侃。调侃源于近日成都市司法局发出的一份文件。这份全名为《关于进一步做好近期律师行业安全稳定工作的通知》(简称《通知》)的文件规定,律师出国、参加各类交流活动和论坛研讨会,应提前3日报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协。11月25日,成都市律协将文件公布在其官网。

此文件一出,立即引发强烈争议:律师出国需提前上报,这一规定是否有法律依据?司法局此举是否“管得太宽”?

质疑声中,12月1日,成都市司法局发布消息称,经研究,决定撤回有关“律师出国需提前上报”的规定。

出个国该不该管?

《通知》第四条规定:加强对涉外活动的指导。具体内容为:律师出国(境)、参加各类交流活动和论坛研讨会、本所接待国(境)外人员,应提前3日报所在地司法行政机关和市律协。

“荒唐,很荒唐。”成都当地一名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对这份《通知》的不满,“此举法律依据何在?”

和众多同行一样,律师张爱东也表示了对该规定的疑惑,认为司法局的规定“越权了”。

按照《通知》的字面意思,张爱东的理解是,不管是因私还是因公,只要是律师出国,都应该上报。“律师只是一种职业身份,我上班时是律师,下班了就是普通公民。司法局不能出此规定约束律师的个人出行自由。”张爱东说。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行政法学副教授王旭也认为,这份文件并不合法。

“这实际上是通过红头文件的形式,扩大了律师群体的义务。”王旭说,“《立法法》并没有授权规章以下的文件限制公民权利、扩大公民义务,也就是说该规定没有上位法的依据。”

如果没有法律授权,就意味着“律师出国要不要上报”不该司法局管。那么,司法行政机关该管什么?

记者了解到,在2002年的《司法部关于召开第五次全国律师代表大会的通知》中,对司法行政机关管理职能作了四条界定:一是制定律师行业的宏观发展政策;二是实施资质管理,对律师行业进行调控;三是对法律服务市场进行监管和对律师协会进行监督、指导;四是协调有关部门,制定配套政策,协调、改善律师执业环境。这后来被归纳为“市场规则、市场准入、市场监管、市场环境”四项职责,尽管之后又有一些变化,但这个格局并没有改变。

“从这四项职责就能看出,司法行政机关主要是对律师的执业行为进行监督和指导,为律师执业创造良好的环境。对律师的监督也是针对律师违背职业伦理或者应尽义务方面。”王旭说。

“昙花一现”为哪般 ?

类似成都市司法局此次发布的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的文件,在全国并非首次出现。

今年1月份,贵州省遵义市律师协会官网发布的一份遵义市司法文件也曾引发争议。这份文件要求,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办理重大案件时要向主管司法局报告,其中特别指出,拟做无罪或改变罪名辩护的案件需报告。在引来众多质疑声后,遵义市司法局撤回了该规定。

“这种有错必纠的做法还是值得肯定的。”王旭说,“但这也说明,行政机关在做出行政决策时,还有‘任性’的地方。”

王旭解释,一项规定的出台,应该经过政府法制部门的备案或审查,但从文件“昙花一现”可以看出,这个程序被虚设了,或者没有经过实质性审查。

张爱东认为,这也说明政府需要法律服务刻不容缓。和很多律师一样,张爱东受聘给当地政府部门做法律工作。他告诉记者,实践中,经常有政府工作人员问一些“非常可笑”的问题,如果不加以纠正,便会做出“闹笑话”的事情。

据记者了解,当前,我国部分省市已经在逐步推行用政府购买法律服务的模式聘请法律顾问。资料显示,我国目前约有2万多名律师受聘担任各级政府及其部门的法律顾问,但总体而言,政府购买法律服务仍然处于初始阶段。

相比“闹笑话”,中国人民大学律师业务研究所执行所长李奋飞认为,这种“不经过充分审查论证就直接出规定,发现问题了又撤回来”的朝令夕改的行为,有损的是政府的权威和公信力。

王旭持相同观点。他表示,这些事件也给行政部门以启发或教训:涉及到公民权利义务的文件,一定要经过事前严格的合法性审查,否则就会造成被动的局面。

维稳还是不信任?

记者采访了多位律师,他们猜测,成都司法局此举有出于“维稳”的目的。

此前,媒体爆出有个别律师在执业活动中,违背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突破法律底线的行为。

“这反映的是对律师管控的意识。但这种管控的方式是不是合适?在什么领域管控,怎么管控?这是一个需要讲究技巧的问题。如果方式不当,很难达到相应的效果。”李奋飞说。

张爱东则认为,不能因为一个行业里出现少数违法者,就把整个行业都限制了,“不能以侵犯律师合法权益的方式来维律师的稳”。

“这背后实际上隐含了对律师群体的不信任。”王旭直言。

王旭认为,要求律师出国报备审批,是对律师行为的好与坏进行了预设。他进一步解释,“就像有罪推定一样,首先就推定了你的行为有问题。这种推定既不成立,也不合理。”

王旭表示,司法行政机关要摆正自己的定位,不要总想着把律师“管”起来。

“在当前全民推进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律师群体是法律职业共同体中不可缺少的力量,这个共同体应该互相支持、互相理解,而不是干涉和设置过多的条条框框。”王旭说。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