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矿难背后,他们重建一个世界  

2015-11-16 10:4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5年11月16日 07版)

       徐勇

       在刘庆邦的长篇新作《黑白男女》(2015)中,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刘庆邦的形象:一个温和、宽容而达观的,对世界虽深感无奈,但仍心怀希望和理解的作者形象。与这一转变而来的,是丰厚而坚实的生活逐渐取代精巧(精心设计)的故事而占据小说的主部,小说的语言也由此前的反讽、冷峻和凝练一变而为质朴、诙谐而通达。这部小说,虽不一定让人耳目一新,但足以让人嘘唏感叹,显示了刘庆邦笔力的浑厚与雄厚。

       本来,从矿难后开始写起,可以把小说叙事导向一种对矿难的(诸如精神上的)后遗症的表现和对矿难造成的人生命运的不可知的反思。矿难的发生具有太多的不可知因素,在它面前,人的生命渺小、脆弱而充满了某种悲剧性的宿命感。如此种种都可以使小说提升至形而上的高度或深度。但刘庆邦是一个务实主义者,玄思奇想不是他的兴趣所在,虽然他也十分看重小说写作中的“虚”的意义。而事实上,这也是他的大多数小说主人公们的身份所决定的。他的小说主人公们——包括死难矿工的家属——大多是农民和身处底层的工人。他们的文化水平和思想境界决定了他们的生活目标往往只能是如何好好地活着,而非活着的命题本身。逝者已矣,对于生者来说,重要的是活下去。因此,如何活下去就成为小说叙述的核心所在。

       窒息感,在《黑白男女》中,发展到后来一变而为绝望后的坦然与平静。这个世界虽无情、冷漠,让人无可奈何但仍充满期望。周天杰虽得了绝症,但他总算守住了儿媳和孙子。卫君梅从一个十分依赖丈夫的妻子,逐渐变成有主见而坚韧的母亲。郑宝兰从最开始的浑浑噩噩,到意识到自己的重担而变得成熟起来。命运的一再打击并没有压垮主人公们,反而使得他们变得愈发坚强起来。在他们三个人身上,我们看到了被称为责任和担当的东西,令人动容!其所以令人动容,是因为这种责任感并非与生俱来,而是后天形成的,是命运的无情打击所激发出来的。那场特大矿难,不可预测的疾病,都是这一个个“催化剂”。这正是现实的无情之处,是无情的命运催生出责任和担当,这一责任某种程度上也就成为了“恶之花”。在这场改变逾百个家庭的特大瓦斯爆炸前,人们都生活在家庭美满和谐中,夫妻恩爱、父慈子孝,但这场矿难改变了一切。人们不得不重新打量这个冷酷的世界,有的退缩了纷纷改嫁,有的徘徊犹豫,有的日渐坚毅果敢。郑宝兰、卫君梅、周天杰显然属于后两者。

       这正是刘庆邦的老练的地方。虽然他不忘在结尾辍之以暖色给人以慰藉,但这并不是廉价而一厢情愿式的大团圆结局,也不是廉价的安慰。这是一种“带泪的笑”,是苦难滋养孕育的希望。或许,这也正是生活的本来面目。命运虽不可挣脱,也并不真正或总是让人绝望。在这部作品中,我们看到一种直面生活中苦难的独有的旷达和冷静。这就是刘庆邦!他的小说向来有一种生活的坚硬的质地和质感,为很多作家所不及。

       在《黑白男女》中主动的“人”降而为被动的存在,主人公的命运多是外力所促成或造成。对于他们来说,命运是外在的,异己的,他们被推动、被施与和被决定,他们并不总能掌握或改变自己的命运。这是刘庆邦在这部小说对人的命运的思考的起点:人既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那么在命运的打击下又该如何面对:妥协、徘徊还是默默承受并努力变得坚强?

       《黑白男女》意识到了人力的渺小和命运的无可奈何。小说在人物的性格刻画上表现出“去历史化”的倾向。他滤去了时代社会或者说时间流转之于主人公性格的影响,而把主人公们置于一个相对静止且自足的空间,这既为事件的登场创造了条件,也开启了作者对“人”和命运的重新思考。在《黑白男女》中,我们从主人公身上看不到时代施加于他们身上的明显影响;他们虽然身处于时间的流转中,但却往往抛掷于时代之外。虽然手机等现代通信媒体早已进入了他们的生活——小说让蒋志方给卫君梅买手机透露出时代的讯息——但对于他们而言,他们之间的交流沟通却还只停留在信息时代之前的那种接触式的传统交流方式上。这就是《黑白男女》的世界。时代虽然塑造人,改变人的命运,但终究,对于大多数普通老百姓而言,他们的人生与时代社会的关系其实是很远的。在这里,刘庆邦通过滤去时代社会所施加的影响,而努力凸显普通人的命运的本相来。他们构成了广大日常生活的基底,卑微但并不渺小,柔弱但不乏可敬之处。他们常常为命运所左右,但又孤绝而努力地显示出自己的主体性来。刘庆邦写出的正是这种命运压迫下的无可奈何而又不甘屈服的人生处境。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