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区委书记谈环卫工不敢常吃肉:“我的心被刺痛了,躲在办公室流泪”  

2014-05-08 12:2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 2014年05月08日 06版)

本报记者 陈昌云 黄榆

公司送的免费早点太香了

记者在盘宸环卫公司见到39岁的陈红军和36岁的刘综妹夫妻俩,他们说,从4月20日早上开始,吃到了公司送来的免费早餐。

“早晨7点,小组长用泡沫塑料保温桶送来,每人有两个猪肉馅的包子和一袋豆浆,8点我们干完活吃饭,热乎乎的。”陈红军说,“做梦都没想到能吃上公司送的免费早点,感觉太舒服太香了。”

和陈红军、刘综妹两口子的欣悦不同的是,刘志勇一则高兴,一则愁。

他高兴的是,盘宸公司解决了早上5点上班的823名一线职工的早餐问题,“他们上班后,可以免费领到一份早餐,有一个包子或者一个馒头、花卷,一个煮鸡蛋和一袋豆浆。”

这样一来,盘宸公司就成为云南省第一家为一线早班职工解决早餐的环卫企业。

从4月20日开始运作几天后,他又开始发愁了。

“我感到早餐过于单一,长时间重样吃,职工会倒胃口的。”刘志勇说,“我在想,也不能老是包子、馒头、鸡蛋和豆浆,昆明人吃早点,喜欢汤汤水水的米线、面条,这个问题迄今没有找到最佳解决方案。”

原来,有汤汁的早餐,餐馆经营者不愿送,嫌麻烦。

刘志勇说,解决早点的缘由很简单,“职工凌晨5点上班,7点前必须完成道路垃圾清扫,不可能吃到早点。”

但是又不简单,“一份早餐就一个包子或者馒头,一个鸡蛋和一份豆浆,”他说,“别小看这份早点,我测算了一下,公司因此每年要多支出120多万元。”

刘志勇是昆明盘宸环卫产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公司这个月就要过3岁生日了。

该公司前身是盘龙环卫处,2011年5月改制成国有企业,在岗职工近2100人,负责盘龙区8个街道办事处、4个乡村集镇、整条北京路的道路保洁、垃圾中转清运,以及辖区内盘龙江河道的保洁工作。

刘志勇用几个容易理解和记忆的数字概括了盘宸环卫的工作量——

“全区每日清扫清运垃圾600吨左右,处理粪便80吨。”

盘龙区总工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许永春经常到盘宸调研,他告诉记者,除了253名保持原事业单位身份的职工,余下的全部都是来自云南各州市乃至外省的农民工,“他们文化极低,年龄偏大,我们工会很关注他们。”

工资太低让环卫工吃不起肉

盘宸823名一线早班环卫工能吃上免费早餐,既偶然,也必然。

它和一个人有关,这个人名叫吴涛。

3月31日,云南省一家市级党报刊登了一组配图报道《环卫工人的一天》,吴涛在报道的第二部分《肉是不可能经常吃的》一文中,有关收入的“现在我们两个人每月工资加起来有2500元”,这句农民工的直接引语下划线批示道:“收入自然太低,保障力度不够!‘肉是不可能经常吃的’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我!”

写了以上一段文字,吴涛沉吟许久,意犹未尽,接着批示道:“(收入)能不能再提高些?保障好些?早上(能不能使这些工人)免费吃顿热饭?有固定的休息(房)间?请盘宸环卫以及在盘龙辖区的清扫保洁公司研究”。

4月28日下午,在吴涛的办公室,他对记者再次表达了看到“肉是不可能经常吃的”这句话时的感受,“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我,我躲在办公室流泪了,我们的职工太可怜了,你说今天吃顿肉算什么难事?为什么我们的环卫工吃不起?”

吴涛将环卫工收入低、工作条件不好、劳动强度过大等现实困境归咎于自身,他说:“这件事对我触动很深,我觉得区委、政府对此是有责任的,我们重视不够,投入不足,或者投入了,但钱没有到劳动者手中。”

46岁的盘龙区委书记吴涛,1989年8月21岁大学毕业后就到昆明市盘龙区工作,迄今近25年。

其实,环卫农民工的生存状态已经不是第一次刺痛吴涛的心。

2011年6月的一天早上6点多,时任区长的吴涛经沣源路前往区行政中心上班,“我看到一个年纪大的环卫工带着她孙子清扫马路后,坐在路沿石上啃着又冷又硬的馒头,我停车走到她俩坐的地方询问情况。”

“老奶奶说她每月有七八百元的收入,花200元租房,交水电费100元,祖孙俩人每月吃二三百元。我说你们收入太低了,她说可以了,很满足了。我给她算了一下,一天三顿饭,每顿大概花费不到两三元。老人说,我靠自己劳动过活,没有去要饭,不错了。”

尤其令吴涛震惊的是,那个五六岁的男孩并非老人的孙子,而是她几年前清扫马路时从路上捡回来养大的弃儿,“我问老人,自己都这么困难,为什么还要捡个孩子养?老人说,他很可怜。”

大清早与年迈环卫工祖孙俩的苦涩“邂逅”令吴涛心痛不已,他多次在全区大会上讲这个故事,要求大家关心环卫工作,关心从事这个职业的农民工群体。

盘龙区总常务副主席许永春说,“吴书记心善,他讲的这个故事我已听过好几次,他对农民工的关心,不仅仅是对环卫事业的熟悉和了解,更多的是出于他的善心。”

2012年1月16日,吴涛由区长升任区委书记,他把加大环卫事业的投入作为一件大事来抓。2013年,全区环卫的政府财政投入达1.2亿元,仅北京路一条街道的保洁就投入了2000多万元,“我要求提高作业标准,加大资金投入。”

“由于政府投入加大,现在环卫工的收入已经较3年前大幅提高,人均月收入1300元~1500元。” 吴涛对环卫工收入有所提高依旧不敢吃肉的现象作了剖析,“首先,说明收入仍然偏低;另一个原因,是家境拮据的工人有钱也舍不得买肉吃,而是把它存起来。”

“即使第二种原因,我认为还是收入偏低,他要是收入高,即使储蓄,也不至于想吃肉而不敢吃。”

“我在想,环卫工人是政府为社会提供公共服务不可或缺的群体,又是最底层的职业,要循序渐进地提高这个涉及人数众多的群体的待遇。”

要确保把钱花在工人身上

吴涛对环卫工作及其作业工人非常有感情,也非常了解。

2003年,吴涛出任盘龙区副区长,分管城建环卫等工作,从那时起,他就细心地观察这个行业及其从业者的生存状况。

“他们的苦衷我全知道。”吴涛说,“用餐不稳定。他们上班时间早,工作时间长,能吃上一顿热乎的早餐很重要。给他们解决早餐,等于变相补贴钱给他们;若给钱,哪怕就给5角钱,他也舍不得花。”

吴涛的观点在记者对陈红军、刘综妹夫妻的采访中得到证实,陈红军白天在盘宸干完活,夜里还要外出打零工,帮人背水泥包,一晚上挣五六十元。4月20日前,他们夫妻每月自付的早餐费要75元,现在等于每月增加了75元的收入,早餐质量还更好。

3月31日,拿到领导对环卫工报道的批示后,盘宸公司领导层迅即行动起来,根据现有条件提出具体的早餐方案,刘志勇说:“我们提出给每天上早班的保洁工人,在包子、花卷、馒头、煮鸡蛋、豆浆、牛奶中选择几样配送。”

吴涛则提出,每人每顿早餐必须有两个包子,一袋牛奶,一个煮鸡蛋,“我要求他们包子必须是肉包子,不能是蔬菜馅儿的。”

到4月20日正式配送早点后,牛奶换成了豆浆,因为很多农民工喝牛奶闹肚子。

解决了早餐,吴涛又把目光转向工人小憩的处所。

“我要求环卫公司出面寻找工具房,找到合适的,由政府出钱购置,给工人找一个可以置放工具,喝杯热水,稍事休息的地方。现在他们没有热水喝,扫完地就坐在路边,没法休息,形象也不好。”

盘龙区除了国企的盘宸环卫,还有民营环卫企业,吴涛担心区委、政府的爱心不能惠及到每一位环卫工人,“我还批示过,其他在盘龙辖区的环卫公司应按这个保障标准解决工人的休息场所,可适当增加政府财政投入。我担心政府投入了,市场化的公司做不到,我叫城管部门牵头,拿出制度,要求凡是在盘龙区作业的环卫企业都要达到这个标准,把党委、政府关心环卫工人的措施落实到他们身上。”

记者问吴涛,“目前盘宸公司早班工人吃的早餐能否理解为是区委、区政府对他们的关爱,而不仅是企业行为?以此标准,每年需花费120多万元,能否理解为区委、区政府会为工人的早餐埋单?”

吴涛笑了,“解决早餐是区委、区政府为环卫工人所做的好事、实事,当然是政府兜底埋单。这点钱不是问题,盘宸解决了需要花120多万,另一家洁亚公司若解决大概也是这个数,两家加起来也就240多万,就是三百万、四百万,都不是问题。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它涉及两种所有制企业,第一,必须公平合理一视同仁;其次,必须确保我们花的钱全部用在工人身上,我们在考虑是提高补贴标准还是定额补助。”

吴涛告诉记者,盘龙区2013年的地方财政收入为33亿元,2014年计划要实现38亿元,“给环卫事业多拿两三亿问题应该不大。”

“我认为,关键还是要把环卫工人的收入提上去,”他说,“一步一步来吧。”更多精彩见中工博客:http://blog.workercn.cn/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