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政府喊话与市场吸引:农民工选择哪一个?  

2014-02-18 12:2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4年02月18日 01版)

本报记者 赵福中 李丰   

近年来,用工企业招聘不到人,已经不仅仅是珠三角、长三角企业面临的困惑,它正在蔓延到加速发展的贵州、重庆、四川、陕西等中西部省份。

又是一年春来到,贵州省内企业用工短缺“如期而至”,为此,省内各地政府频频发出声音,鼓励大家进入省内工业园区各类企业就业。

然而,放弃外出而选择就近就业,真的能如人所愿吗?

政府的宣传

“我们想招一个懂电商的业务员,从年前开始,每一场招聘会我们都参加,可怎么也招不到人。最近一次我去人力资源市场,工作人员告诉我,现在想来招聘的企业太多,已排到3月底了。”2月16日,贵阳市嘉怡电子商务公司的老总刘平抱怨道。

刘平的抱怨不是个例。记者了解到,春节后,贵阳市的人力资源市场用工形式呈“井喷”态势。截至2月17日,各单位已提供岗位近4万个,比去年增长1.25万个。

面对如此用工形势,该市人才市场增加了招聘会场次,从2月12日起至6月底,在每周三、五、六举办招聘会的基础上,增开周四系列大型招聘大会。一季度拟召开招聘大会22场,组织5600余家单位入场招聘,以缓解企业经营管理、建筑、IT、投资、会展、销售等人才结构性短缺情况。

近年来,“用工荒”已不再是沿海城市的“独角戏”,贵州、重庆、四川等中西部劳务输出省市也纷纷上演“招工难”,并拿出了“家门口工作,工资待遇不比沿海城市差”等极富诱惑力的口号,力图回引外出农民工。

为了打响这场“争夺战”,这些省市的政府部门早在2013年下半年就开始了前期准备工作。一些地方政府专门成立企业用工领导小组,深入乡镇、村组帮助企业招工;有的政府部门则利用各种宣传手段,如组织农民工现场参观、张贴招工简章等,扩大宣传范围,编发手机短信达几十万条;一些政府部门频频举办各类大型招聘会,将招聘会办在了社区服务中心、火车站和汽车站;有的地方主要领导发出呼吁,希望农民工能多回家乡看看,热情挽留农民工返乡就业、创业。

农民工的心思

尽管近年来贵州涌现出一些工业园区,增加了不少的就业岗位,但是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外出打工依然是不少农民工的首选。例如贵州黔东南州,总人口400多万,其中选择出省务工的农民工就超过了80万人。

“外省的工资高,老板对我们也很好。”来自凯里市的外出务工人员罗帷说。4年前,他外出到浙江宁波打工,工资最初只有2000元,目前已增至到3400元。

“老板承诺,春节回去后,今年工资增加到3700元。”罗帷说,有人曾劝她不要去了,但她没答应,认为留在家乡没有这样好的工资待遇。此前,她也曾应聘过本地的一些企业,但工资只有2300元到2500元。

“如果我在家乡就业,工资低不说,孩子的教育也会受到影响。”罗帷告诉记者,目前她7岁大的女儿已经在宁波就学,就读的虽然是普通小学,但她感觉要强于县里的学校。

“有的企业开出的工资没有说得那么好。”毕节市农民工廖堪告诉记者,不久前,他去贵阳市一家水厂应聘,开始说好的工资是1300元底薪,外加绩效工资。谁料干了几天后才发现,原来绩效部分是班组里8个员工平分,算下来,一桶水他只能赚2毛钱。廖堪果断选择了辞职,“我在外边工地上打小工都有3000元,这样的企业我才不去呢。”

记者了解到,贵州部分非公企业工资水平与农民工的心理预期确实存在差距,不少农民工向记者反映,每个月刨去吃喝、租房和家庭开支,仅能存下近千元。

“现在贵州一些地方的物价水平和沿海地区不相上下,而有的企业不包吃住,农民工生活成本较大,现在外出打工的,挺看重‘包吃包住’这一条件的。”贵阳市农民工陈苏林说,他以前在烟台打工时,每天8元钱就能吃好,每个月平均能攒下近2700元。可回到家乡的电子厂工作后,收入骤减,每月只能存下1500多元。最近,他在琢磨着要不要重新外出打工。 

如何选择最终要交给市场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40岁以上、有一定家庭经济基础的农民工,偏向返乡就业,主要是为了照顾家人。而正在成为就业市场的主力的“80后”、“90后”新生代农民工,则依然乐于外出打工。他们父辈身上固有的“多加班多挣钱”的观念正在淡化。这对沿袭沿海地区传统用工方式和管理模式的贵州企业提出了挑战。

贵州都匀籍“80后”农民工洪奎亮已有七八年的打工经历,多是在广州、深圳、东莞等沿海地区,每份工作干得都不长,一般是觉得没意思了就辞职。之前他在广州市天河区一家制衣公司做梭位,每月工资有3000元,但去年公司的订单少了,工资也就降了下来,因此他又辞了职,打算先玩几个月再说。洪奎亮希望的工作待遇是:月薪起码2300元,一月休息4天,每天工作8小时,最好不要老加班。

在贵阳市人力资源市场记者遇到了“90后”磨具技术工陈海涛。小陈告诉记者,他认为找工作最重要的是看发展前途,工资和待遇并不是他考虑的重点。“我现在关注的是那些有晋升机会的职位。虽然我是学技术的,但我不想一辈子就当个一线工人,做领导才是我的目标。”

记者了解到,对于新生代农民工就业观念的转型,已迫使众多原本依靠廉价劳动力抢占市场的沿海企业,开始购买先进的技术设备以提高劳动生产率,而一些原本单纯依靠代工欧美品牌的企业,也已开始将目光投向国内市场,并加大了自主品牌的设计和宣传。

“2008年前,公司90%以上的销售收入来自出口,目前国内市场份额已经超过40%,而且有了自己的品牌,利润肯定要比做代工时的5%高出很多。”东莞一家家具厂负责人称。

沿海企业的转型经验,对于起步刚不久的贵州劳动密集型企业能否借鉴?

贵阳市人力资源市场常务副主任刘润生认为,在近年的农民工“争夺战”中,尽管地方政府发出了声音,但农民工如何选择最终要交给市场,企业要增强竞争力,适时提高薪金待遇,否则,政府宣传的力度再大,也是留不住人的。

他分析,劳动密集型用工企业应该作出适当的调整,除了提高工资待遇之外,企业也要为员工的生活提供更多的便利,同时在晋升渠道方面必须更为通畅,这样才能够留住人、用好人。随着新生代农民工素质的不断提高,依靠廉价劳动力提高竞争力的模式正在逐渐被历史所淘汰,企业需要重新定位而不是盲目扩大生产规模。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