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落户城镇农民工多观望:“没实惠,何必农转非”  

2014-12-02 15:4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日报》(20141202 05版)

本报记者 高柱 李娜

“落户城镇,福利保障会有变化吗?没有实在的内容,为何非要农转非?”

1120日,记者来到享有“中国酒谷”之称的我国首个白酒加工配套产业园——四川泸州酒业集中发展区,农民工杨丽在谈及落户城镇的问题上,发出疑问。

730日国家提出“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以来,全国各地相继出台了本地的户籍制度改革意见。113,四川省政府第65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的《四川省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实施方案》明确,21市州中除严格控制成都市人口规模外,其余全面放开城镇落户限制,让更多有能力在城镇就业、安家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

但记者在调查采访中了解到,不少农民工仍对于这一户改政策“红利”持观望态度。

“落户城镇,有啥实惠?”

地处泸州市江阳区黄舣镇的泸州酒业集中发展园区,集基础酒酿造、灌装生产、包装材料供应、仓储物流、有机原粮等6大主题园区于一体,年产值和服务性收入达350亿元以上,带动当地3万余人口就业,其中有近1.8万人来自农民工群体,他们中有园区建设产生的失地农民,也有附近村镇的打工者。

26岁的杨丽是黄舣镇盘龙湾村的失地农民,与父母一同在园区一家白酒外包装厂打工已有两年时间。她每天早晚乘坐公交车往返于家与园区,月收入差不多有2000元左右。

“要是落户城镇,会有啥实惠吗?”听说四川全面放开城镇落户限制,杨丽觉得这是好事情,作为失地农民,当地已为她购买了社保,自己只需要缴纳少量费用即可享受养老保险。

杨丽对落户城镇的理解是,“把户口登记到城里,就能享受与城里人同样的福利”,如果是这样,她认为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几乎所有农民工在落户城镇的问题上都会把焦点聚集在社会福利上。

在四川,成都的户籍改革方案显然是最具参照性意义的经验。自2010年起,成都便宣布彻底破除城乡居民身份差异,推进户籍、居住一元化管理,并在所有户籍居民中实现基本公共服务、社会保障和福利的平等,最大限度缩小城乡福利差距,与此相伴随的是成都每年数百亿的配套资金。但就目前而言,四川其余城市还未就户籍放开后涉及公共福利方面的问题推出具体的操作性方案。

“从农村人变成城里人,总要享受城里人的同等福利才行,要不为啥一定要‘农转非’?”杨丽说,户口在哪登记并不重要,落户城镇的“好处”才是她最关心的。

“说故土难离是假,不敢离才是真!”

与杨丽的“失地”处境不同,对于胡定辉、王华军等“有地一族”的农民工而言,土地是一个关键的保障。尽管四川省的户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要切实保障农业转移人口及其常住人口合法权益,不以退出农村‘三权’(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 )作为农民进城落户的条件”,却依旧难以消除农民工对于土地问题的顾虑。

胡定辉今年50岁,家住黄舣镇中心村,早年一直外出务工,直至酒业园区建成后返乡就业,目前儿子已经在城里娶妻成家,他便和老伴在村里照顾年迈父亲,农忙时回家种地,农闲时到酒业园区挣工资。近几年儿子总是提起接老两口进城生活的事情,但每一次都被胡定辉拒绝。

“我们老两口就能出点苦力,没啥技术,到城里的话这几年还好,年纪大了给孩子添负担!”胡定辉其实是紧张自己的土地,他担心全家要都进城,土地始终是问题。“你不种地了,国家最终还是要对土地有个说法,万一收回去了老两口咋办?”他从心里认为,过日子留个退路没有错。

“有时候说是故土难离,其实更是故土不敢离!”

王华军也是黄舣镇罗湾村村民,采访他时,正是他到就业园区工作的第三天。他刚从外地打工回来,暂时在园区打工观望。“王华军30岁出头,把10岁儿子送进城里学校接受更好的教育一直是他的心愿,落户城镇正是他所需要的。

但是,他认为,把户口登记从村里转到城市,对于农民其实并不简单,要考虑的事情太多。王华军说,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在外打工这么多年,就算钱不好挣,也感觉心里踏实,再难地里面也能赚出口粮钱,至少吃不用愁。

“国家政策说保我们的地,地方却还没说清楚这个事,我们还得观望一下再说。”

一个农民工市民化需投入5万余元

户籍改革研究者、成都市社科院原副院长陈家泽表示,户籍制度改革难点在于附加在户籍之上的诸多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等配套制度的改革,这一点决定着整个制度改革的质量。

此前,在陈家泽和其团队的“四川省农民工市民化配套政策研究”中,对户籍改革所需的财政资金进行过计算。以四川乐山为例,每增加一个城镇户籍人口所需要的财政支出的增量近5.8万,这一数据在成都市还会翻倍。

据他粗略估计,四川省农民工市民化的平均成本费用大概在5.25万元/人,若从长久着眼需要投入的资金巨大。

陈家泽认为,做好农民工落户城镇的社会公共配套服务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撑,这对于政府而言是考验,如何落实成本分担很重要,政府也需要量力而行。对于土地问题,他表示必须全面推开土地制度改革,要保障农民土地财产权益,让他们的土地财产可流动和交易,以保证能够支付保障性住房费用等进城生活的基础开支。

政策应拿出更多实在的诚意

“农民工看待问题的方式很简单,必须有现实看见的利益他们才会做出选择。”

泸州酒业集中发展区工会办公室主任邓朝耘告诉记者,在他长期和农民工打交道的过程中发现,城市里打工赚钱机会多,这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农民走出乡村进入城市,但他们真正“安家”于城市,成本非常高昂,农民工自己会算账。“现在农民工在城里还是很难扎根落脚,这与农村自给自足的生活相比,成本不具优势。”

“城市资源已经处于紧张状态,农民工生存手段相对较为单一,在激烈的城市竞争中处于劣势。”西南政法大学教授李韧认为,户籍改革的意义十分重大,但新型城镇化建设应该是在消除农村与城市之间壁垒的基础上进行,在一点上,无论是在保住农民土地的问题上,还是在均等化的社会保障制度上,政策都要拿出诚意,才能实现农民工落户城镇后的真正融合。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目前四川省户籍制度改革方向已定,各市州也在借鉴现有经验的基础上探索符合本地情况的改革方案,针对社会保障和农民工土地的相关操作层面问题还亟待进一步明确。

  评论这张
 
阅读(10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